《忍者龟》第十八章一家有女万家求及《忍者龟》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八毛小说网
八毛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八毛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忍者龟  作者:松柏生 书号:49128  时间:2019-9-9  字数:15947 
上一章   第十八章 一家有女万家求    下一章 ( 没有了 )
  好半晌之后,他咳了一声,问道:“公主,可否请问你二个问题?”

  “请说!”

  “你为何知道子之资料?”

  “大内有一本“奇学秘技”其中有一段记载子之事迹。”

  “公主既博学又强记,公主师承何人?”

  “峨嵋天师太。”

  “啊!峨嵋上代掌门原来在大内呀?”

  “非也!她目前在峨嵋清修,不过,她曾应邀入宫授我武学。”

  “原来如此!公主知道泰山大会之事吗?”

  “听五皇叔提过,据说九大门派没把握克制伍向义,可有此事?”

  “的确!”

  “你要赴会吗?”

  “要!因此,可否将吉期延后?”

  “左相方才在殿中提及此事,皇上末置可否,不过,形势演变至此,皇上可能会同意?”

  “尚祈多加美言。”

  “我会的,我可否前往见识?”

  “!不过,不能不顾及安全问题。”

  “我有自保之能力。”

  “可是,皇上会同意吗?”

  “我会请太后帮忙说情!”

  “太后真是一位慈祥的长者。”

  “不错!她的仁慈、智慧一直被大内众人公认,曾有不少人因为她的伤难行而叹息,想不到你却治愈她的伤势。”

  “太后的底子好,经得起功力之,若换了别人,可就麻烦哩!”

  “你耗了不少的功力,要不要歇一会?”

  “谢谢!我不累!”

  两人越聊越投机,尤其在聊到武功之后,两人一聊得起劲,偶尔也起来比手划脚,请对方多加指教一番。

  跟在远处的何公公瞧到此时,立即回去向太后及皇上报佳音。

  晌午时分,公主刚施过降魔掌法中的‘佛光普照’,任哲归边赞边作补充,却见何公公在远处道:“禀公主,午膳时间将届!”

  公主抬头一瞧,立即脆声道:“本宫马上启驾!”

  何公公道句:“是!”立即欣然离去。

  公主双颊一红,羞喜的道:“时间过得真快,请!”

  “请!”

  两人便一前一后的行去。

  不久,两人踏入琼苑阁,公主不由怔得低下头。

  任哲归一见厅中摆了一、二十张圆桌,桌旁坐着老、中、小一大群人,他暗叫一声:“哇!”立即停在她的身后。

  却见何公公快步上前行礼道:“公主、任侠士,请入座!”

  说着,立即在前引导。

  任哲归跟着他朝前行,一直走到中央那张圆桌之后,立即看见太后坐在主位,皇上和一位福泰、端庄妇人陪坐在她的右侧。

  太后的左侧空着两张空椅,此外另有六位锦服老者陪坐在侧。

  立见公主羞赧的颔首道:“芝雅参见太后、皇父、皇母及六位皇叔!”

  说着,低头羞赧的福了一福!

  任哲归见状,就下跪!

  太后立即吩咐道:“别多礼!入座吧!”

  “遵旨!”

  公主朝二亲王的身旁一坐,任哲归只好坐在太后的身边。

  太后含笑起身道:“哀家好久没有如此高兴了,这一切全是任侠士所带来的!”

  说着,立即含笑望着他。

  任哲归当场起身朝众人作个环揖。

  太后含笑道:“各位谅必皆知道今聚宴之用意,皇儿!”

  皇上立即起身道:“朕郑重宣布,芝雅公主决定婚配任哲归侠士,吉期及地点另外择定!”

  众人立即起身致贺。

  公主只好羞赧的起身致谢。

  好半晌之后,五王爷接道:“在座之人至少有一半没瞧见驸马今在殿中之精彩表演,可否请驸马再一手?”

  那群青少年及小娃娃立即鼓掌叫好!

  任哲归立即行礼道“恭请王爷点题!”

  “呵呵!好!”“我就献丑啦!”

  “请移驾吧!”

  说着,立即朝厅外行去。

  任哲归跟着他走到阁前回桥上方,立见他指着那株参天古松道:“娃儿们最喜欢看人飞,你上去采几粒松子下来吧!”

  “遵旨!”

  他一见一名六、七岁大的男子瞪着那对大眼睛望向任哲归,同时快奔而来,他不由含笑望着男孩。

  “你是那府的小王爷呀?”

  “五王爷是虎儿之爷爷!”

  “唔!你名叫虎儿呀?我是任哲归,你好!”“你好!你真的会飞呀?”

  “咱们一起来试试看,好吗?”

  “好呀!不过,我不会飞哩!”

  “来!我托你上去,你采松子,如何?”

  “好呀!”

  任哲归立即走到虎儿的身边托起他的部问道:“怕吗?”

  “不怕!很有趣哩!”

  “好!你别动喔!”

  说着,右足尖一弹,身子立即冉冉向上去。

  虎儿左张右望,既惊又喜!

  太后诸人站在廓下目睹此种神技,不由目瞪口呆。

  公主却脸兴奋及欣慰。

  任哲归托着虎儿到松树顶端之后,边望向四周边道:“虎儿,好玩吗?”

  “好好玩喔!房子变得好小喔!”

  “你采几粒松子,咱们再去采梅花,好吗?”

  “好呀!不过,你飞得过去吗?”

  “行!”

  说着,身子一挪,立即向下一飘。

  他朝枝桠间一站,立即扶着虎儿走近松子。

  虎儿兴奋的采了十余粒松子,又将它们放入袋中之后,欣然道:“咱们去采梅花吧!”

  “好呀!”

  说着,立即托着虎儿斜掠而下。

  不久,他停在远处那株老梅的枝桠间,虎儿将小手一抬,立即欣然采梅。

  不久,他托着虎儿落回詹前,众人立即鼓掌不已!

  虎儿奔到太后的身前跪下,高举着梅花及松子道“虎儿好高兴喔!”

  “呵呵!你怕不怕呀?”

  “不怕!”

  “要不要再玩呢?”

  “可以吗?”

  “你去问问爷爷吧!”

  说着,各拿起一粒松子及一朵梅花。

  虎儿尚未跑到五王爷的身前,五王爷已经欣然道:“驸马就再一手‘白飞升’在空中多飘一阵子吧!”

  “遵旨!虎儿,来!”

  虎儿一跑过来,他立即抱着虎儿朝前行。

  不久,他徐徐盘坐在回桥上面道句:“虎儿,你慢慢欣赏吧!”

  身子立即原式不变的似白云般的向空中飘去。

  太后瞧得目瞪口呆,好半晌之后,才问道:“芝雅,你会这招吗?”

  “不会!他是空前的第一高手!”

  “难得的是他仍保有赤子天,芝雅,放心的将你托付给他了!”

  她羞得好似头儿有千斤重般根本抬起头来。

  却听虎儿在半空中拍掌叫道:“虎儿瞧见山海关啦!”

  她抬头一瞧,立即发现任哲归盘着双腿在六十余丈高处徐徐回动身子,虎儿伸着小手边指边叫不已!

  任哲归在上空盘移三圈之后,方始落回原地。

  虎儿却突然下跪道:“驸马姑丈,你教我飞,好吗?”

  任哲归怔了一下,立即望向五王爷。

  五王爷呵呵一笑,上前道:“要学飞必须先用功认字,是吗?”

  任哲归点头道:“是呀!我也是认了好多的字,才会飞哩!”

  “好!虎儿从今天起不贪玩了!虎儿要认好多好多的字,驸马姑丈,届时,你一定要教我飞喔!”

  “好!”“打勾勾!”

  “行!”

  两人将小指一勾,姆指一打印,虎儿立即兴奋的跑向其母。

  五王爷呵呵一笑,道:“驸马,入内用膳吧!”

  “谢谢!请!”

  任哲归似凯旋英雄般入座之后,皇上立即欣然道:“驸马!”

  “父…父皇!”

  “呵呵!好!好!各位尽兴吧!”

  这是最憋扭的一餐,他虽然面对佳肴,却必须跟随太后,皇上她们这些老人家一起取用佳肴,怎能尽兴呢?

  好不容易耗了将近半个时辰,太后、皇上及六位亲王等老一辈走了,他刚松口气,却只一声:“驸马,请坐。”

  他刚偏头一瞧见出声招呼者是位青年时,公主的双已经连连轻颤,分明正在向对方传音。

  对方怔了一怔,立即望向任哲归。

  不久,对方含笑点点头,立即离去。

  没多久,厅中只剩下公主、任哲归和正在收拾餐具的内侍,立听公主低声问道:“你今晚是否要赴庄相府?”

  “是的!”

  “你先歇会儿,我在申初时陪你去吧!”

  “谢谢!”

  公主唤来一名内侍稍作吩咐,那名内侍立即带着任哲归离去。

  未申之,任哲归调过息正在阅书,突见内侍入内行礼道:“禀驸马,轿已备妥,请您准备启驾赴庄相府。”

  那声“禀驸马”及恭敬的态度,窘得他立即点头道:“谢谢!”

  他将书归柜,立即朝外行去。

  两名轿夫立即哈行礼道:“参见驸马!”

  “免礼!偏劳二位!”

  首次乘轿的他在软绵绵的垫上,后背一靠,不由飘飘然。

  两名轿夫平稳的扛轿来到公主所居住的‘玉宁宫’外,立见两名轿夫已经打着一顶官轿自内行出。

  两顶官轿便平稳的朝前行去。

  任哲归观看沿途之宏伟建筑物及行礼之军士,立即想起自己早上的惶恐紧张心情,不由暗自摇头苦笑。

  申初时分,两顶轿刚接近庄相府,立听远处有人惊讶的道:“公主也来了!快去禀报相爷。”

  “是!”不久,官轿已经在庄相爷大门口停下,任哲归一见伍贯一夫妇陪着右相庄正义夫妇站在门口,慌忙下轿行礼。

  庄正义四人含笑略一回礼,见公主下轿行来,立即上前去行礼。

  公主含笑道句:“叨扰!”立即颔首还礼。

  二老侧身肃容,公主道声:“请!”立即停在任哲归的身边。

  二老会意的立即朝前行去。

  任哲归一见公主刻意的穿上合身宫装,他与她并肩而行,心中不由欣喜及一阵阵的自惭形秽。

  他一踏入厅门,立即发现伍雪燕六女和二对清秀中年夫妇站在椅前,他的心儿不由充着得意及兴奋。

  那对中年夫妇刚躬身,公主立即阻止道:“请别多礼,请坐!”

  说着,她迳自走到伍雪燕的身旁空位坐下。

  任哲归经过伍贯一之示意,立即坐在他的身边。

  庄正义朝主位一坐,恭敬的道:“今聚餐,惠蒙公主驾临,微臣感激不尽,不知公主有否指示?”

  “庄相太客气矣!我今纯粹作陪客!”

  “是!太后请安吧!”

  “精神愉快,身体健康,下午曾在后花园赏花一个多时辰。”

  “吾朝大幸!可喜可贺!这一切全是任侠士之功劳!”

  “庄相,烦您改口!”

  “什么?难道圣上已经同意!”

  公主立即羞赧的低下头。

  伍贯一欣然望向任哲归,他尚未启齿,任哲归便红着脸道:“皇上已在今午宴上宣布此事,吉期及地点另定!”

  唐菁诸人欣喜的互视着。

  伍贯一及庄正义却面向厅外遥揖,只听庄正义道:“吾皇大喜,吾国大庆,可喜可贺!真是喜从天降呀!”

  公主羞喜得脸儿垂得更低了!

  任哲归则含笑望着唐菁六女。

  不久,庄正义含笑道:“公主、驸马,请入座吧!”

  众人立即欣然行向偏厅。

  不久,众人依序入座,愉快的开始用膳。

  膳后,任哲归陪着左右相爷聊天,公主则谦虚的向唐菁六女叙述任哲归午后所表现的特技。

  唐著六人的天仙容貌及气质皆不比公主逊,因此,公主不得不收起骄贵、威菱,反而谦和的陪她们聊天。

  一直到亥中深夜时分,任哲归方始和公主搭轿返回内宫。

  翌一大早,虎儿便和五王爷来邀他过府拜访,他在盛情难却之下,便由公主陪着往五王爷府拜访。

  五王爷府上下竭诚这位来自江湖,最平易近人的驸马,一直到亥初时分,才送他们二人返宫。

  此例一开,别的王爷好似排妥‘轮值表’般逐邀请任哲归往访,他便又过了愉快的五天。

  这上午,他难得的单独和公主在御花园赏花,却见何公公上前行礼道:“禀驸马,左相爷有事找你。”

  “谢谢!他在何处?”

  “入口处,请随奴婢来吧?”

  任哲归朝公主略一颔首,便跟着何公公离去。

  不久,果见伍贯一在御花园入口处凉亭中,他立即上前行礼道:“爹,瞧您的气凝重,出事了?”

  “丐帮传来消息,童天齐要见你!”

  “真的呀?他在何处?”

  “我吩咐丐帮的人带他到西山别庄中候你,他说你若不去见他,不但是你,全江湖亦永无天。”

  “真的呀?好!我去见他。”

  “燕儿她们六人已经赶赴别庄,你直接过去吧!”

  “是!”“我走了,你尽早过去吧!”

  “是!恭送爹!”

  “别多礼!我走了!”

  左相一去,任哲归立即走回公主的身前道:“公主,你认识金刚手童天齐这个人吗?他要见我?”

  “我听过!此人忽正忽,你可要当心!”

  “公主,此时距泰山大会会期已不远,我打算顺道去与丐帮、恒山、飞狮门之人连络一下,你是否要同往?”

  “好呀!父皇已同意我暗你前往哩!”

  “太好了!你回去准备一下吧!”

  “父皇要我保密,因此,我必须易容为男人及和你同轿前往哩!”

  说着,羞赧的低头朝前行去。

  “公主,我待会去接你吧!”

  “我来接你较妥!”

  “好吧!”

  二人一走到入口处、立即分道行去。

  任哲归回去暗整衣衫、行李,便坐在厅中椅上调息。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突见两顶轿子进来,轿一停,太后和一位青年书生分别自轿中出来。

  他立即上前行礼道:“太后金安!”

  “别多礼!好好的照顾她,事成之后,吩咐泰山县衙先传回捷报,俾宫中尽早筹办你们的喜事。”

  “是!谢谢太后的关心!”

  “你们趁早走吧!沿途小心!”

  “是!太后珍重!”

  他朝她一行礼,立即步向另外一顶轿子。

  公主见状,立即先行入轿。

  他跟着上轿之后,一见她羞赧的坐在左侧,他立即朝右坐下。

  立听轿夫问道:“禀驸马,是否前往伍相爷府?”

  “不!通往西山别院!”

  “是!”任哲归和公主刚抵达西山别院大门口,立见相府总管杜天威上前掀帘恭声道:“恭驸马!”

  “总管别多礼,姑娘她们皆来了吧?”

  “是的!她们皆在厅中,请!”

  任哲归和公主一踏入厅口,果见唐菁六女坐在左侧椅上,坐在右侧首位的老者正是那位童天齐。

  不过,此时的他不但脸色灰败,而且右臂齐肩而折,毫无先前之狂傲及冷峻人的气概!

  任哲归怔了一怔,公主却自动步到第七张空椅坐下,同时低声朝公孙环颔首道:“环…环姐,你好!”那声‘环姐’不由令公孙环惊喜的道:“你好!”任哲归朝主位一坐,道:“前辈,你找我吗?”

  童天齐点头道:“不错!你想知道白骨帮的近况吗?”

  “请明示!”

  “伍向义已被完玉环尽功力而亡,完玉环在一招之内毁了老夫的右臂,这份功力够惊人吧?”

  “的确惊人!”

  “你别担心她,她目前时而清醒,时而疯狂,以你的武功足以对付她!”

  “她为何会时而疯狂?”

  “你记得完且旦取狄卫疆功力之疯狂情形吗?”

  “记得!啊!难道与此事有关?”

  “不错!完且旦的功力全部被伍向义走,完玉环又了伍向义的功力,当然也会受影响,不过,她因功力深厚,尚能克制一半。”

  “多谢指点!”

  “老夫自承待你太过分,特以小孙女略作补偿!接住!”

  说着,立即将脸通红昏靠在椅上的童娟娟抛来。

  任哲归道句:“不可!”

  立即以掌力将她推阻在身前尺余外。

  “迟了!老夫知道你一定会推拒,所以已经在半个时辰前她服下媚药,你若不救她,她只有死路一条了!”

  只见他的身子一颤,嘴角立即溢出鲜血。

  任哲归‘啊!’了一声,道句:“菁妹!”立即将童娟娟挥向唐菁,然后直接上前扶住童天齐。

  只听他模糊不清的道:“完玉环派三名妖女尽那三十二名老怪之功力,你必须多留心那三女。”

  “我知道!你别说话,我…”

  “迟了!我真该…死!替我…好好…照顾…娟娟…”

  鲜血一,他立即偏头气绝。

  只见唐菁抱着童娟娟过来道:“归哥,她不能再拖了!”

  “好吧!你们先让死者为安吧!”

  说着,立即抱着童娟娟匆匆的离去。

  入房之后,他将她朝榻上一放,立即去她的衣衫。

  不久,一具凹凸分明,全身微淌汗珠的体已经呈现在他的眼前,他稍一苦笑,立即匆匆的宽衣解带。

  对他而言,一寸光一寸金,他必须尽早救醒童娟娟,然后再与诸女好好的商量行动计划。

  不到半个盏茶时间,那团在哆嗦了,他的心中一喜,又催功刹那,然后收功轻柔的顶着。

  她的体却不停的哆嗦着。

  她呻怀阵子之后,突然徐徐睁眼,他立即唤道:“娟妹!”

  “嗯!你!你果然…爷爷呢?”

  “娟妹,恕我无法推拒爷爷的安排!”

  “你也唤爷爷!”

  “是的!娟妹!”

  “你不计较他先前的所作所为吗?”

  “不计较!何况是我先得罪爷爷呢?”

  “你果然是个奇男子,我…我好惭愧!”

  “娟妹,请别如此说,咱们出去吧!”

  说着,立即起身。

  她羞赧的挣起身子,虽觉腹下刺疼,心中却充着欣喜。

  他拿着衣衫进入榻旁布帘后穿妥之后,一出来,立即看见她正在穿着衣裙,他便步向窗扉。

  他又等了片刻,方始看见她羞赧的步来,他含笑道句:“走吧!”

  立即打开房门出去。

  入厅之后,只见完美独自坐在厅中,立听她欣喜的唤句:“娟姐!”及上前亲热的拉着童娟娟的柔荑。

  童娟娟不由羞赧的低下头。

  “娟姐,你坚强些,爷爷已经嚼舌自尽了!”

  “啊!爷爷,你好狠心喔!你果真走上这条路了,爷爷!

  说话之中,泪水立即簌簌直

  任哲归上前劝道:“娟妹,别伤心!菁妹她们正在安置爷爷的遗体,咱们一起过去瞧瞧吧!”

  完美便带着他们朝后行去。

  只见哈碧六女正在坟上堆土,唐菁正以掌力在削拂一块大石。

  童娟娟悲呼一声:“爷爷!”立即掠了过去。

  她掠到坟前,立即趴地痛哭。

  任哲归轻声一叹,立即上前协助拂平大石。

  不久,他在唐菁示意之下在大石上面以指力刻道:“先考祖童公讳天齐佳城。”

  左下方则刻着“孝孙婿任哲归”及“孝孙女童娟娟”

  他上前扶起童娟娟道:“娟妹,人死不能复生,先替爷爷立碑,再入厅研商如何为爷爷复仇吧!”

  童娟娟拭去涕泪,立即与他扶碑置于事先留妥之坑中。

  唐菁仔细的妥土,又扶着墓向地下一按,道:“行啦!”

  童娟娟立即盈盈下跪道:“多谢各位姐姐的帮忙。”

  唐菁上前扶起她道:“娟姐,别如此客气,咱们上香吧!”

  杜总管立即将燃妥之线香交给诸女。

  任哲归和八女朝坟前一跪,恭敬的默祷片刻,便上前香。

  不久,他们直接进入偏厅用膳,立听童娟娟自动的道:“小妹是和爷爷于三天前自动进入白骨帮。

  “爷爷曾与完玉环有一段情,可是,完玉环被静心师太及雪山师太劈坠崖下,爷爷以为她已死,便在数年后另娶。”

  “因此,完玉环一直对爷爷不谅解,前天晚上,一直被‘失心丸’制住心神的伍向义突然清醒,当场劈死了近百人。”

  “完玉环在制住他之后,立即挑选三名妖女不分夜的尽三十二名老者的功力,以免再发生类似事件。”

  “她在尽伍向义的功力之后,突然冲出房外,一抓住在厅口戒备的一名大汉,立即在当场…‘那个’”

  “她连找三个大汉之后,神智方始一清,她立即回房调息,可是,不到两个时辰,她便又出来找大汉。”

  任哲归点头道:“这一定是狄卫疆的功力在作祟!”

  完美接道:“归哥,完玉环已经不足为虑,倒是那三名妖女才可怕,娟姐,那三人的功力到了何等境界了。”

  “不知道!她们三人一直单独在密室中练功。”

  完美神色凝重的道:“那些妖女皆被完玉环及完旦旦训练得寡廉鲜,若让她们练成绝技,必然又会出现三个完玉环。”

  “哇!她们会练什么绝技呀!”

  “天魔攫魂!她们以前所施的合击掌阵只是天魔攫魂的入门功夫,此番功力一增,必会修练这种顶尖功夫。”

  “需要多少的修炼时间呢?”

  “她们早就熟悉招式,以前因为欠缺功力无法施展,此时功力一够,不需七便可以产生相当大的威力。”

  “七!哇!正好赶得上泰山大会哩!”

  “不错!归哥,目前全看你啦!”

  “我罩得住吗?”

  “可以,你的那招‘两界’正好可以制住“天魔攫魂”不过,你必须狠下心及加快速度,否则,必会被她们的合击所困。”

  “好!娟妹,天魔帮目前约有多少人?”

  “七千二百多人,不过,据爷爷暗中观察所知,白骨帮高手虽然被毒药所制,却伺机要反击。”

  公孙环点头道:“归哥,我该出面号召他们了!”

  “这…风险太大了吧?”

  “菁姐可以暗中助我通过暗道潜入帮中,自然可以解决此事!”

  “这…我陪你去吧!”

  “不!你在明处吸引他们的注意力吧!”

  “好!你们小心些!”

  哈碧含笑道:“归哥,你别担心丐帮、恒山及飞狮门已经联手要对付白骨帮,咱们的四周随时有人在保护哩!”

  “真的呀!太偏劳大家啦!”

  “归哥,时间尚很充裕,咱们可以在此地暂留三天,你就专心参练那招‘两界’吧!”

  “好!菁妹,你要不要学这招‘两界’去护身呢?”

  唐菁摇头道:“谢谢!这是你的秘密武器,你留着对付她们吧!环姐可以由暗道出入该帮,不会有啥危险的!”

  “好!你们就多保重吧!”

  膳后,唐菁及公孙环入房去易容,任哲归则和诸女来到院道:“你们先瞧清楚,待会再和我拆几招吧!”

  说着,左掌直立似刀,右掌则平垂不动。

  突见他将左掌直削而出,然后迅速的翻腕向外劈,右掌则迅速的向左、右、中三个方向各劈出一掌。

  完美含笑道:“各位姐姐,此招之威力在于左掌起手那一削及右掌向中之那一击,你们不妨多加揣摩一番!”

  哈碧含笑道:“归哥,我以‘龙归大海’试试看吧!”

  说着,身子一弹,双臂问孙一分,身子在半空中一旋,双学一并,十指箕张,指风嘶嘶的飞来。

  任哲归左掌一削、一振,立即震散那十缕指风,右掌一扬,身子一滑,已经闪电般扣住她的右肩。

  他顺手托住她的腹部,放她落地道:“你的双掌怎么不分开攻击呢?”

  “我来不及变招呀!”

  倏听华明芝叱声:“接招!”立即直抓向他的背心。

  他旋身一翻右掌格向她的右爪,左掌一拾,立即扣住她那伸来的左掌。

  她不由苦笑道:“归哥,你太高明了!”

  倏见伍雪燕朝公主一使眼色,两人立即分从左右攻去。

  任哲归的左掌朝伍雪燕削及一振,右掌飞快的朝她劈出三掌,然后,又飞快的滑身抓向公主。

  公主刚闪身变招,倏见他抓来,立即扬掌招架及戮指攻。

  倏觉双腕一麻,已经被他扣个正着,她不由双颊一热。

  伍雪燕闪身避过那三掌,一见公主被他扣住,立即朝他的右胁间飞快的劈过去两记掌力。

  任哲归屈指连弹,不但弹散那两记掌力,而且滑身出掌,立见伍雪燕闷哼一声,捂着右眼连退。

  完美忙扶住她“燕姐,没事吧?”

  “还好!他并没有吐实功力!”

  任哲归刚哈哈一笑,倏见一道蓝影自厅中弹出,两记潜劲更似鬼魅般扫向任哲归的背部。

  任哲归道声:“来得好!”立即旋身劈掌。

  ‘轰轰!’两声,他的身子不由一晃。

  蓝影向外一翻,落地之后,立即再度扑来。

  只见他的双臂一划,近百道掌影立即卷来。

  任哲归扬旋劈,立听一阵‘卜…’连响。

  蓝影落地之后,欣然道:“归哥,你果然高明!”

  “菁妹,祝你一路顺风!”

  唐菁徽微一笑,朝众人略一挥手,立即与公孙环掠去。

  四天后,任哲归与公主等六女共乘一部马车在二十名丐帮高手护卫之下,浩浩的朝泰山出发。

  沿途之食宿皆由丐帮所一手包办,他们七人由于交流,感情更融洽了!

  这天上午,他们刚膳毕准备出发,倏见飞狮门总护法‘千里神偷’夏泰和一名中年叫化进来。

  双方见过礼之后,立听夏泰含笑道:“驸马出马果真不凡,白骨帮在昨晚于初互拼到寅中讨分,至少死了三千人哩!”

  “哇!真的呀!菁妹她们成功啦!”

  “不错!二位夫人目前正赶往泰山矣!”

  ”完玉环没受伤吧!”

  “没有!她和那十八名少女至少宰了近千人哩!真可恨!”

  “哇!如此厉害呀!对了!九大门派的人皆出发了吧?”

  “早已抵达泰山了!完玉琼诸人准备在今午出发哩!”

  “好!咱们在半路拦截她们!”

  “没此必要!上泰山再说吧!”

  “是!夏老,一起走吧!”

  “我先走,我尚需连络一些事哩!告辞!”

  “珍重!”

  上车之后,任哲归诸人不由为唐菁二女的成功而高兴着。

  第三天中午,他们终于抵达泰安县城,他们刚走入泰安客栈后院,赫见唐菁、公孙环陪九位掌门人站在厅口接。

  双方行礼入厅之后,任哲归硬被推上主位,窘得他脸通红的道:“在下实在不配坐上此位呀!”

  少林掌门悟松大师含笑道:“驸马文武双全,乃是完玉环之克星,理该坐此上位!”

  说着,立即含笑望着公主。

  哈伦呵呵一笑道:“归儿,你尚未出手,白骨帮便窝里反,真是好预兆,明之战,一定不成问题!”

  “爷爷,这全是菁妹及环妹之功劳呀!”

  “呵呵,这全是你领导有方呀!”

  “不敢当!爷爷,完玉环到了没有?”

  “到了!她率领那十八位妖女及二千余人早在昨晚就上山了!”

  “怎么只有二千余呢?”

  “树倒猢狲散,众叛亲离呀!那二千余人至少有一千会伺机下手,她说不定无法出席明天的大会哩!”

  “但愿如此!咱们有派人看守现场吧!”

  “早就布置得密不透风,她们无搞鬼啦!”

  “太好啦!”

  “归儿,让爷爷瞧瞧公主的真面目吧!”

  任哲归立即含笑望向公主。

  公主羞赧的卸下面具之后,立即朝九位掌门人行礼。

  “呵呵!果真是人中麟凤,公主,老夫去喝喜酒吗?”

  “之至!更诸位前辈入京!”

  众人立即欣然点头。

  众人又叙一阵子,便各自回房休息。

  翌上午,众人刚准备用膳,立见华金甲入厅行礼道:“大哥,自山道入口到现场沿途中共挂着二千余具尸体。”

  “哇!死者是白骨帮高手吗?”

  “是的!”

  “够狠!爷爷,怎么办?”

  “呵呵!她既然已经豁出去,咱们就成全她吧!走!”

  众人立即联袂行去。

  他们一踏入山道,果见两旁树上各吊着一具尸体,公孙权不由咬牙切齿的道:“他们是被毒毙的!”

  众人立即肃然上山。

  已中时分,他们已经抵达观峰前,只见平台南北两侧,已经各搭着一座木台,台上各搭着布篷。

  他们进入南侧篷中坐定之后,近千名各派联军立即护位四周。

  不到盏茶时间,倏听半山传来一声厉啸,功力较低者不由心惊胆颤,下意识的按着身上的兵刃。

  不久,只见三位少女披着红色透红纱缕迹近半的掠在北面台上,众出家人立即闭目暗暗念经。

  任哲归一见那三女落人台上之际,不但没发出声响,而且纱缕也未欣动半下,他不由暗凛她们的骇人功力。

  不久,六名半少女在前开道,四名少女扛着一顶华轿健步如飞的掠来,另有五位少女则在后护卫。

  华轿一停,立见一位妩媚、丰腴的中年女人全身赤的自轿中行出,任哲归立即一皱双眉避开目光。

  那妇人正是完玉环,只见她格格一疾,身子一滑,立即和那三位少女俏立在中央那块比赛台中央。

  “格格!静心,你认得我吗?”

  “阿弥陀佛!女施主历劫余生,理该觅地隐修,岂可启杀孽呢?”

  “住口!上来!咱们先算算帐吧!”静心师太宣句佛号,立即掠去。

  “格格!很好!静心,你自己选择吧!你是要和我单打独斗,还是要试试她们三人的‘天魔攫魂’呢?”

  “冤有头,债有主。贫尼就与你动手吧!”

  “好!你若能接我三招,往事一笔勾销!”

  说着,立即闪身出掌。

  静心一挥拂尘,候觉马尾倒震,她心知对方已经练成护身罢气,她慌忙旋身挥动拂尘护住前

  完玉环倏将身子一弹,疾速的在静心师太的四周旋了三圈之后,双掌一振,立听静心师太闷哼倒地。

  完玉环踏住她的心口,立即格格笑道:“忍者,出来吧!”

  说着,立即将静心师太朝后踢去。

  一名少女立即接住静心师太,并且取出一粒红色药丸放在她的嘴里。

  任哲归咬牙落在完玉环的身前道:“魔女,你要做什么?”

  “格格!你真行!当世的八大美女皆落入你的手中,我今天倒要见识见识你究竟行到何种程度,宽衣吧!”

  “我…我…”

  “宽衣吧!你难道想瞧瞧静心服下媚药后之丑态?”

  “你…太狠了吧!”

  她格格一笑,立即张腿仰躺在他的身前道:“当今世上只有你是我的劲敌,你难道对自己没有信心?”

  “我不屑与你…”“格格!由不得你!识相些吧!”

  “好!我依你!不过,你必须放了师太!”

  “放心!你一投入我的怀抱,静心立即可以离去!”

  他一哆嗦,立即光身子。

  那少女果真解开静心师太的道退去。

  静心师太低声宣佛,默默掠回南面。

  任哲归心中一宽,立即疾催功力。

  ‘红香菇’立即似灌足气般膨着。

  她的神色一变,立即催动全身的功力。

  两人的脸色迅即一片紫红。

  两人对峙半个时辰之后,突听她‘格格…’连笑,下身立即疯狂的顶,双掌更是疾抓向他的双肩。

  ‘叭!叭!’两声,她刚抓住他的双肩,倏觉十指疼痛折,她刚低哼一声,心口已被他戮了一指。

  ‘呃!’一声,她立即连三口鲜血。他趁机一催功力,她立即哆嗦连连的道:“杀!杀!”任哲归只觉全身的功力飞快的膨着,他急忙又在她的‘膻中’劈了一掌,然后飞快的弹起身子。

  ‘啊!’一声,完玉环猛着鲜血。

  那三名少女身子一弹,立即扑来。

  六道如山掌力更是先行卷至。

  任哲归将身子一闪,提足全身的功力,一口气使出十八记‘两界’疾卷向那三名少女。

  ‘轰…’声中,那三名少女边吐血边退。

  另外的十五名少女立即疾扑而来。

  任哲归只觉全身气机疾涌,越劈越顺手,立即毫不停顿的朝那三位恰查某猛劈狠捶着。

  终于,三声惨叫之后,那三名少女残肢断臂的被劈陷入坚硬的石壁中,鲜血似泉水般七孔疾涌着。

  那十五名少女见状,立即疾速发毒针。

  那知,那些毒针刚接近任哲归身子三寸远之时,便好似碰上铁壁般向外弹回,骇得她们不敢再发毒针。

  任哲归趁机疾扑而去。

  那些少女立即自发间抓出‘失心丸’及‘媚药’掷去。

  立听唐菁喝道:“别劈破它们!大家速退!”

  任哲归将身子一弹,立即掠向半空中。

  诸女见状,立即继续发毒针及媚药。

  任哲归似长了般在半空中翻折闪躲一阵子之后,突见唐菁及公孙环的双臂连扬,一篷篷细针亦疾而去。

  那十五名少女的攻势迅即受阻。

  任哲归趁机落地之后,立即出手连连。

  那三名少女刚联手攻来,立即被他劈退。

  另外六名少女立即随后攻来。

  任哲归刚劈退那六名少女,另外六名少女已经布妥合击掌阵疾速的从左右两侧疾攻而来。

  任哲归连攻十八掌才将她们六人劈退,另外九人立即以三人为一组,并分配天地人三才阵式疾攻而来。

  任哲归长啸一声,身子在原地一阵疾旋,双掌一阵疾挥,立即似有千支手臂在发掌般朝外疾劈。

  惨叫声中,立即有四名少女翻飞出去。

  不过,立即又有四名少女疾速的补位及攻击。

  现场立即‘轰隆’连响及惨叫连连。

  唐菁一见任哲归至少中了三十余掌,她明知他已经是金钢不坏之身,却不由自主的握拳紧张不已!

  倏听任哲归又长啸一声,身子旋转更疾了,掌力也更雄浑及密集了!

  ‘轰隆’声中,一条条人影疾迅的倒飞而出。

  惨叫声中,每位少女在落地之后,立即倒地吐血。

  任哲归却一发不可收拾的继续旋身发掌。

  一阵密集的爆响之后,那十八名少女及完玉环全部粉身碎骨了。

  两侧高台也全部垮了!

  任哲归收掌之后,刚一怔,华明芝已经拿着一套襦衫掠到他的身前迅速的替他穿上。

  不久,九位掌门人联袂上前行礼致敬及道谢。

  任哲归哈哈一笑道:“行啦!大家上京城去吧!”

  哈伦呵呵一笑道:“对!难得遇上皇上请客,不醉不归!”

  众人不由一阵莞尔!

  连午后的冬也放出温暖的光芒照耀着众人。

  [全书完]  WwW.BmAoxs.Com
上一章   忍者龟   下一章 ( 没有了 )
情海索魂浪情小侠霸王十五妻小旋风豺狼虎咽天才赢家落剑吟妙绝天下虎过山冈江湖傻小子飞天猫
八毛小说网为您提供由松柏生最新创作的免费武侠小说《忍者龟》第十八章 一家有女万家求及忍者龟最新章节第十八章 一家有女万家求在线阅读,《忍者龟(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忍者龟的免费武侠小说,请关注八毛小说网(www.bmao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