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寐舂卷》第十五回解元寐舂众美聚全书完及《寐舂卷》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八毛小说网
八毛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八毛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寐舂卷  作者:清·竹宅山人 书号:48369  时间:2019-3-14  字数:8061 
上一章   第十五回 解元寐舂众美聚(全书完)    下一章 ( 没有了 )
第十五回 解元寐众美聚

  词曰:

  夜深遥见至,歌入去令人醉。

  质本天成,悦憾从天降。

  秋风尽解风意,丹桂也将姨鹅匿。

  相见各殷勤,逞千般媚。

  却说贵娘西去后,瑶娘悲痛至极,待丧期已过,过了几天,瑶娘方渐渐好转。这一,海天对瑶娘道:“表姐,姑母西逝,小弟亦要回去,姑母已把汝身托付与我,你与我回镇江府如何?”

  瑶娘听闻,只不语,红着脸点点头,海天又道:“我两人回镇江,此处无人照看,久亦必荒凉,不如将它变卖,你看如何?”

  瑶娘对此宅甚有感情,不忍就此卖掉,想想亦无它法,只得如此。遂道:“一切悉听表弟安排。”

  海天遂找一经纪,把邱宅卖与一富商,并拿出五百银两,分发与家中数十奴婢,让其有家回家,无家自谋生路。海天雇一轿,让瑶娘乘上,自己骑马随行,来至家中瑶娘拜见季氏、美娘,季氏一见,搂其大哭一场,哭毕,瑶娘与美娘相见,瑶娘以姐姐相称,二人一见,甚是投缘,瑶娘暂随季氏相住,不提。

  悠忽又是两月,不觉已到大考时节,却说那梅玉庭自上次与海天分手之后,二人已有几月不见,玉庭就到海天家中,与海天相会,两人叙了寒温,说起试期将近,特来订一吉,一同起程,二人议定了日子。

  玉庭回家即吩咐子月英收拾行李,至期前往,月英知海天无事,安然在家,遂悄悄道与素兰得知,二人方才放心,海天亦在家中打点,各样渐次准备停当,与母亲、美娘、瑶娘话别,只带家人来旺与另一仆人服侍。那一仆人名唤李庄,为新近所买,玉庭也带一个书童,与海天同行,一路上说说笑笑,十分热闹。

  不觉已到金陵,寻访主人家作寓,一路抓觅。见一个大大之饭店,甚是整齐,兴头异常,海天见到,心中感到很舒服,遂道:“就进此店安歇。”

  却说此店为王家所开,此处客商往来,东西南北之人各皆留宿,生意异常繁盛,拥有千金家业,传至王平手中,生意更加兴隆,其文氏,名唤婉,生得花容月貌,窈窕轻盈,丰姿绰约,妖妖娆娆,即使那书上描写之人儿,也没有这样风,不期王平一病身亡,单单撇下一个年轻美貌之,好不凄凉。

  那文氏不只才貌出众,并且才干伶俐,她见店中利息甚好,不舍歇下此业,遂做个女中丈夫,自家掌管,一应写算出入,俱是自己把持。往来买卖之人,见这样美貌妇人在店中主事,皆到此店歇脚住宿,此店益发比先前热闹,那文氏却也正气,一味历言正,威不可犯,真真女中之杰。

  这文氏坐于店中,见几个仆从,挑着行李,拥进店来,两个书生随后跟着。文氏举目一看,一个生得五短身材,仪容不错,年约二旬之外,又见一位更加年少,生得风无比,俊雅非常,看之让人心醉,文氏看得心,连忙起身招呼,问知是应考相公,遂留在内堂安宿,心中已有顾盼之意。海天听得耳边传来娇滴滴之声,留心举目一看,乃是一标致妇人,眼光如水,脸似桃花,娇容绝,真乃人间佳丽也。

  海天立在一壁厢,童仆安顿行李,海天不住徘徊埘仰,眉目传情。那文氏生得姿动人,心花怒放,数载之守皆丢在一边,和颜悦,与海天问答。文氏是夜接风款待,俱在内堂设席,童仆在外,酒饭只是梅方二人与那文氏享用,玉庭因在路上受了风寒,又兼连月辛苦,饮了几杯酒,坐身不稳,先去睡了。此举正合文氏情怀,重新另换一席,设于侧房,文氏遣开从婢,只留一丫鬟斟酒,海天亦打发来旺,李庄去睡,文氏独自相陪。

  两人入席,摘角坐下,彼此留心饮,各自寓意。三杯落肚,彼此眉眼人,自古道:“酒是媒。”

  文氏饮了几杯,漾,请毕,海天见状,笑问道:“尚未请教娘子芳名,韶华多少,今夫君在何处,良宵清净,使小生为娘子抱恨水浅。”

  文氏长叹道:“多谢郎君怜悯,妾身二十三岁,小字婉,先夫患病早逝。”

  说到此处,把海天看上两眼,含笑劝酒,海天心早动,假意失筷,丢在文氏脚边,忙蹲下去拾,遂那她金莲轻轻捏了一把,文氏不心摇拽,花魂无主。待海天抬起身,勾定海天亲一个嘴道:“里面去罢。”

  话毕,自己先行。

  海天随即起身,一路捏亲嘴,相搂相偎,同进卧房。进得房中,海天见内布置如房一般,甚是高雅,两对红烛早已燃在房中,把个卧房照得亮堂堂,两绣花锦被铺于上,一对鸳鸯枕放于头。

  那文氏守身数载,今遇如意之人,心早起,搂住海天一阵狂亲,海天亦紧按文氏,把那嘴儿紧在文氏小嘴之上,用力咂,文氏只觉得海天那嘴儿润有力,紧紧含住自己双,内外咂,时而含其上,时而含其下,把舌头伸入自己口中,探触自己舍儿,在内四处相探。

  文氏饥渴已久,亦把那舍儿相,二人舍儿卷于一处,上下翻动,文氏亦想尝海天之味,遂把那舍儿抵在海天舍上,探入海天口中,在内亦是急急四探,只觉得里面甘美无比,润有加,二人紧搂,彼此着实一顿猛咂,只见香津四溢,彼此汇,我你一些滑入肚中,你亦我一些滑入肚中。

  海天被那文氏亲得兴起,把手儿在其背后上下抚摸一遭,只觉丰异常,忙慌慌解开其带,褪其外裙,扒下小衣,把手儿伸入文氏两腿之间,只觉得那儿已了不少水,把那浓密茂盛之儿打了大片,那块儿高高隆起,凸起于小腹之下,按之弹弹闪闪。

  那儿之间是那人之儿,股股水正从儿之间出,顺着那儿,大腿内侧向下渗,那两片儿向外翘着,摸之甚是丰厚,里,那小小核儿早已高高耸起两界之处。海天心中火大炽,把那手儿在上着力,文氏声顿起,左右扭动肢,不夹住两腿,口中叫道:“亲亲,死奴家了。”

  海天亦不理她,只继续,两指捏住那核一阵扳,又把手指伸入内用力扣挤,随后手指顺着儿上下动,把那儿夹于四指之间,摸着文氏部,只觉得心中阵阵冲动,玉茎不翘起,撑着那儿,那头儿磨着小衣,得钻心,不觉把玉茎又了几,小衣之内狭窄,容它不下,海天只觉玉茎蜷于其中,有些痛,遂把自己带扯开,褪下子,把那玉茎放了出来。文氏只觉得那手儿在自己内,内外一阵猛捏猛,甚是受用,只是得受不住,深入骨髓,部不阵阵猛缩,内又有几股水溢出,忙把手儿伸到自己部,按于海天手上,自己将起来。

  文氏不一时,只觉得海天那物儿时时触在自己腿上,那头儿甚是烫热,遂放开海天之手,把那玉茎握于手中,心中一阵惊喜,没料想那物儿竟如此之大,遂握之不放,用力套起来,心中想到:“没料到如此一美俊少年,年龄不大,竟有如此壮猛一妙物,真乃我今生造化,让我遇上,即使死亦值了。”

  心中想着手儿却不停下。

  二人立于屋中片刻,双双分手,把身上余衣各自褪下,海天抱起文氏,来至前,把文氏平放于上,自己爬到上面,分开文氏两腿,把头伏于上,伸出舌儿在上面轻轻,只觉那儿腥热一片,如沐浴过一般,儿尽,舌尖在内侧上下滑动,不时挑逗那核,又把舌尖伸入内,双咂其水,不觉下少许。文氏躺着,大声呻,双手用力抚得闭上双眼,口中叫道:“心肝,那儿也能么,快快把那妙物进来罢。”

  海天又一番,遂抬起上身,向前移了少许,一手抚其玉茎,一手扒开玉儿,把那玉茎深深将下去,末及部,遂双手抱其玉腿用力送起来。次次抵花心,了几十回合,把玉腿放下,双手托其玉,把文氏部高高拖起,将其身体弯成弓形,每次送,双手即猛抬玉,把那头儿狠狠刺于花心之上。文氏大声叫,左右晃动头部,双手猛,只觉内瘙异常,如裂开一般,那头儿好似要钻入宫内,未几,文氏兀自了。

  此时,海天正在兴头之上,哪管许多,又是一阵猛,不觉又是百十回合,文氏又,海天方。约有一个时辰,合已毕,文氏喜爱异常,如胶似漆,就把海天留于自己房中,一同安睡。文氏头儿伏于海天上,双手抱其,一心要嫁海天,海誓山盟愿为小妾,海天不好推辞,只得应允。自此起,海天白则在外厢攻读,夜则暗进内房,与,非止一,髓缕倍深。海天甚是欢喜。

  将及试期时分,文氏周备食用等类,精致收拾,海天同玉庭进场,十分得意,三场文字,篇篇锦绿,字字殊玑,心中满意得很,益发癫狂行乐。

  等至龙虎放榜,海天高高中了第一名解元,报禄的报至寓所,好不欣悦,海天倒也随常,直喜得那婉快活无比。一切俱是她应酬打理,海天甚不过意,笑道:“小生之事,多劳娘子费神费钞,叫我何以为报?”

  婉笑道:“既蒙公子收纳为妾,自应料理一切,何出此见外之言!”

  海天道:“我怎会见外于娘子!但凡累你一人,此心实不安耳!”

  婉秋波一瞟,说道:“没得说。”

  海天饮过鹿鸣宴,就见过房考官来,因梅玉庭遗落孙山之外,置酒解愁,托婉备办酒菜,同他畅饮,直至大醉方休。嗣后若无他事,即同他各处游玩,或雅蹲,或归饮,不时与他散闷,玉庭倒也洒,毫无介意。

  过了几,海天公事已毕,就与婉商量起程归家,婉道:“妾身业已属郎,自当同归乡里,但店乃王氏之业,一应赊欠帐目,必要割明白,还须耽迟一,方可功身而归。”

  海天听闻,遂道:“也是。”

  海天与玉庭就又住几,待割完毕,几人即宿船同回镇江府来。

  因人稍多,遂雇得两船,海天主仆与婉乘一船,梅玉庭主仆另乘一船,两船相傍而行,称便闲谈,一将出界口,往来船只待来遂择阔旷之处,弯船过宿,同玉庭吃了晚饭,叙谈一会,收拾就寝。

  不料天将明时,一伙强人抢上船来行抢,船上人多在睡梦之中惊醒,船主先醒,大喊:“不好了,我们遇上贼人了。”

  李庄先赶出船来,早被贼人一刀劈下水去了,那来旺身强力壮,忙拿起一挑行李所用长木,冲出船仓,把船上几位贼人打下水去,早看见邻船梅玉庭被强人到,正行凶,来旺恐伤他命,大喝一声跳上邻船,飞身抢近,当头一,那贼人措手不及,被打得脑浆迸裂,当即死去,飘于水上。海天躲于船舱之中,紧抱婉,恐贼人伤及她,心下不知如何是好。那来旺却被贼人团团围住,似已招架不住,此时更有贼人正涌上船来。

  此刻,只见岸上旁边一株枯树上,自空跳下二人,一人使用丈八蛇矛,一人使用横铁架,海天定睛一看,原是上次与李,王世充二友相会之时,结识的薛天貌,韩勇朝,心中不大喜,暗想:“这便好也。有此二人相助,定会逢凶化吉。真乃吉人自有天相也。”

  只见那二人跳到船上,举起兵刃便打,强徒见又上来两人,勇猛非凡,势不可挡,亦不敢恋战,一声哨响,各自逃命而散。

  海天见众贼人退去,忙扶婉走出船舱,来至甲板之上,向二人抱拳道:“多谢二位盟兄相救,否则,兄弟此命不保矣。”

  二人抱拳回道:“兄弟有难,自当全力相助,何来谢字,盟兄如此说,可就见外了。”

  海天又道:“两位兄长缘何在此?得救小弟,真万幸也。”

  韩勇朝道:“自上次别后,李盟兄与王世充盟兄及我二人后甚是挂念盟兄,时刻想与盟兄见上一面,叙叙旧,前我四人来至金陵,闻听海天兄得中解元,甚为盟兄高兴,一路打听,才知盟兄已上船,往家中赶。我四人即紧紧赶来,昨晚瞄着一伙歹人,尾随于此二船之后,知他们要行抢,便跟于贼人之后,见他们上船行抢,我二人便杀了进来,不想如此之巧,此二船正巧为盟兄所包,正巧救了盟兄一命。”

  话毕,二人又寒暄几句。

  此时,两船并与一处,海天见玉庭还蹲着,抖做一堆,忙上前扶他起来,坐了半晌,方向海天称谢救命之恩,海天笑道:“谚云‘同船合命’,弟与兄皆属一体,焉能坐视不救,况当时我已无危,来旺才去搭救与你,幸有此二位盟兄相救,方得使贼人望风而逃,否则吾命亦不保矣。”

  此时,玉庭才见船上立着两位武人,忙上前叩谢,李,王世充此时乘船赶到,几位又叙说一番别后之情,遂将贼人尸首推入水中,吩咐梢公即刻开船远避,以免贼人再来。

  大家来至仓中,坐定,海天问四位盟兄将来作何事业,李道:“我四人本想替那朝廷尽些力,扫北蛮。不想当朝昏庸,不思进取,只一味割地求和,委曲求全,又那朝中不接纳我四人,遂决定作个逍遥散人,平生受用足矣。”

  海天笑道:“四位兄长各怀奇世之才,不愁无用武之地,而乃甘心遁迹村泉,为世处之人耶?”

  王世充道:“古人说得好,权臣在内,未闻有大将能立功于外者,我四人此身如何肯送入死囚牢里,不若寻个胜水名山之区,结个茅庵,修心练,学长生之术,避却尘气,悠闲自在,岂不妙哉!”

  海天闻言,笑而不语,那玉庭听了,暗想:“我死里逃生,若无众生救取,已作无头之鬼,不可不自惊醒,尚贪恋着家业,不肯回头。”

  心头亦有了超尘之念,与四人作伴同行,遂默默打算弃家结局。

  又过一,船已到镇江府,玉庭对海天道:“小弟奉屈四为兄长先上岸,到寒舍一叙,候兄回府,稳逸了贵冗,只在早睡,小弟将竭诚叩谢。”

  言毕,皆同四人登岸而去。

  海天命手下放船于码头停泊了,上岸之后带了婉,来旺在后相随,回至府中,家中已闻海天得中解元,甚是欢喜,季氏,美娘,瑶娘同至府门相,海天把婉向众人相说,三人皆高兴异常,当下摆下酒席,为海天,婉接风洗尘。那延霸在海天到金陵之时,并不回城一次,听了海天中了解元,追悔不及,又自思量道:“当今之世,倒是势利些方行得通,我今回到那方府之中,说几句势力话,断没有怪我之理。”

  趋将回来,但见方府喧闹吵吵,俱是前来贺喜之人,延霸见了美娘,深深拜揖道:“解元夫人,愚叔叔特来贺喜。”

  美娘连夸叔叔深谋奇计,致有今之荣,不提。

  次早晨,海天方出堂,吩咐家人办理要事,只见玉庭同了四位盟兄进来,后面二乘女轿歇下,走出两位美俊仙子,一看乃是月英,素兰,海天惊疑不已。

  玉庭对海天道:“小弟处于九死一生之际,蒙兄救全性命,自思富贵直如浮云,不可而不悟,今已矢志从四位侠士访道,特送小妹附结丝罗,月英亦乞方兄下陈,一谢活命之恩,二使眷属月赖,不使飘零,三全弟之坚心,免得挂念,此身尚得物外逍遥皆吾兄再生之恩也,其余薄薄家产,弟已派拨于族人,特揩四位侠士与吾兄诀别,万勿他却。”

  海天听了,笑道:“兄何不径之甚,同舟遇难相救,何足为恩,兄正壮年,才华见报于时,今兹一蹶尚可复振以胜霄,为何竟萌出世之想,弃与妹耶!弟实不才,婚姻已有多人,又何敢厚世妹?至于老嫂,乃况阔名姝,焉忍念其,身再有所法?修仙学道,因有本报之人,方能毅然为之,吾兄书香一脉,亦属儒门,而复弃就道,岂非为知者所窃笑,兄断不可行,弟亦不敢受,请回玉人之驾。”

  玉庭道:“生死,人之所不免者,设若前弟已就戳于强人之手,此时霞骨尚不能葬首丘,又何有于妹哉?今得使弱幸中之大幸,富贵功名,恩爱逸乐,皆可作后之空观,弟已觑破,此志已坚,兄毋固辞。”

  海天笑道:“人事从现在为断,已过者业为陈迹,不必仍喜于此心,未来者感属渺茫,亦无庸拘泥于此念,兄而果罹凶锋,则已死不可复生,诸当弃之度外,今犹为既生之身,当念先人嗣肌之重,胡可以玄渺之情,作一例观。世妹关于一脉,老嫂系乎后昆,万不可以生而不死之身,竟视为死而不生之身,急留此生而必死之身,为他年不死而生之身,今弟受无名之赐也可。”

  玉庭道:“兄羹多憎,弟固敢以憎动,且赐我从余生,易可仍蹈于死地?观已往之局,悟未来之因,实同一例,小妹为先人所遗留,使之偕婚吉吉,终身亦可有所托,劣为我身所匹配,使之附待中栉,终身不致失所,此身之累既除,则生可也,死可也,生而不死亦可也,二人既来,必无再回之理,弟即从兹相别也,亦无他往之理,弟固从今不见也,兄无费辞。”

  海天再推辞,玉庭双膝一跪,主意无二,韩勇朝在旁道:“大丈夫通事明决,慷慨承当,何必效迂腐之人,咬文嚼字,徒多口舌。”

  海天无奈,只得允受,海天与那五人就在堂前辞别,玉庭与四位盟兄走出门去,海天问道:“四位盟兄此别,未知何再得相逢?”

  李道:“有机会自能相会,哪能定得行踪。”

  举手一拱,飘然而去。

  却说那素兰,月英得知玉庭把她二人赠与海天,心中喜之不胜,堂前下轿,双双竟自入内与美娘,瑶娘,婉相见,叙过礼,各自坐下。美娘问乃姓氏,月英一一水了,尚未知道来意,两下互觑,私下掠美夸娇,月英亦问美娘三人姓氏,瑶娘笑道:“此位乃公子之正配美娘。”

  指婉道:“这位姓文,字称婉,奴家姓邱,小字瑶娘。”

  月英听闻,心中暗想:“原来方郎有三位佳人在府中。”

  瑶娘暗使秋月到堂前探听,秋月悄伏后,听二人你辞我让,方晓得两个亦属会中人,含笑回复瑶娘,瑶娘暗想:“表弟真乃一风之人也。”

  只不敢道出。

  海天送了几位出门,复到堂中,自思:“素兰之姻,尚可委曲相求,月英现为有夫之妇,这段相思,只索望梅止渴,不意天作之合,竟双双而来,诚所难料,独是那余三之女,当一片诚心,誓愿相附,我已应许娶她,如今这几位佳人,都完聚一处,单单忘却了她,她在背后,岂不骂我薄心?断断不可如此,一头想,一头走进内房。

  来至内房,与素兰,月英见过了礼,因笑对美娘,把梅玉庭送来之意,细细道了,美娘含笑点首,海天又将素兰,月英二人看了两眼,回身出外,托了两位嫡族长亲,备办聘礼,到余三家中聘娶余姑,那余三哪有不应之理,能攀上这门姻亲,是他求之不得之美事,兼之海天高中解元,前程更未可量,遂让媒人先回通知,在家中把余姑打扮一番,亲自选至方府而来。

  海天见余姑到来,甚是高兴,即令家人送择成亲吉,恰在仲冬十一月二。婚期已届,海天把众位佳人排定次序,第一为美娘,第二为瑶娘,第三为素兰,第四为月英,第五为婉,第六为余姑,收拾三间宽大房屋,把六人分成三房,派美娘,瑶娘为一房,月英,素兰为一房,婉与余姑为一房。

  到了吉良时,六位仙子般美人指度以修眉,开镜而调粉,山舒美,花貌涣然,一个个妆得整整齐齐,家中侍女簇拥出来,站于两边,好不风快意。海天左顾,见美娘,瑶娘,素兰俱属闺娇弱质,回忆定情之时,各有一种堪怜堪爱景观,令人得意消魂;右盼月英,婉,余娘背窃窕美媛,想起欢乐之时,别有一种知心知趣绸缨,令人情钟神往。

  真个美绝名列,佳丽阵前,一个赛一个,风风,恍如广寒宫一队嫦娥下凡,喜得海天手舞足蹈,面笑容,乐不胜言,俄而似霓裳之妙舞,飞玉树之清声,不减天上所有,人间难闻,少顷,席散归房。

  海天恐各人皆各归己房,要自己向各房索取温存,未免劳而难,若竟入轮宿之房中,置诸美于不问,又未免此情难舒,故预先收拾一所宽敞房间,唤来群美六人于内,列坐笑谈,琴棋丝竹,无不具备,西旁排列书架,将古今书籍,列于其间,任各人情之所好,取来娱乐,以涛夜景,兴尽后各自回房,己身随轮宿之人而俱去,庶几群情快活,不致有亲近疏远之嫌。

  海天与六美如此这样过了几年,海天见世运将衰,干戈扰攘,遂辞官在家隐逸,不求闻达,与六美追取乐,赛过神仙,后又把秋月纳为小妾,位距第七,数年之间,已有子六人。

  过了几,已到南宋初年,李等人来寻海天,海天遂将家业均子,让其妥善经营,自身看破红尘,遁世偕隐,逍遥自在。至此,一般佳话也算完。昔有名士作诗以咏之:

  浮云逝,还见风柳戏。

  红尘会皆缘法,管它浮云水意。

  又有诗曰:

  才子谐佳人,皆因情已深。

  乐中亦含悲,幽潭水自清。

  【全书完】
上一章   寐舂卷   下一章 ( 没有了 )
风流媚滟婚野史枕上舂脂浪斗舂浪史奇观姑妄言肉莆团海棠闹舂御捧香征绿帽公走江湖妻子的情人
八毛小说网为您提供由清·竹宅山人最新创作的免费热门小说《寐舂卷》第十五回 解元寐舂众美聚及寐舂卷最新章节第十五回 解元寐舂众美聚-全书在线阅读,《寐舂卷(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寐舂卷的免费热门小说,请关注八毛小说网(www.bmao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