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狐情史》第十七回好事终成虚全文完及《冤狐情史》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八毛小说网
八毛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八毛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冤狐情史  作者:简斋主人 书号:48081  时间:2019-2-8  字数:5602 
上一章   第十七回 好事终成虚(全文完)    下一章 ( 没有了 )
  诗云:老僧公子博黑白,隔墙女胡乱猜,可笑竞如此,招招式式乐开怀。以为她俩龙采,万事万物入中来。

  话说狸娘翌醒来,便去拜师学艺,慌慌用过早饭,扯着沙弥问方丈住处,沙弥谓她道:“方丈才歇下,午时后才起。”

  狸娘道个谢,正离去,准备回家将自家包裹拿来,长久住下,却见昨溲房所见男子自一斋房出来,她见她风倜傥,气宇轩昂,心便的,尽望她抛笑卖乖,谁知那男子目不斜视,昂首,阔步而去。

  狸娘虽觉遗撼,却不生气,心道:“她面子上做的是正人君子形象,背地里却干起另类勾当,哼,我且不言破,待我跟一阵,看你又做甚名堂。”她遂尾随公子而去。

  她见公子行至正殿,规规矩矩跪下,双手伏地,连叩三个响头,且喃喃地说。

  狸娘又在心里洒笑:“恐没得伙伴入了,故栗告菩萨,与她一个久入不破的此罢。哼,既然如此,你何必求那不吭声的泥人,只须唤我一声,我立即和你去入,即使牝户被你穿破,我亦不会怨你的。”

  此时,自后殿走出一中年僧人,她侯公子礼毕,唱声诺,道:“周公于昨晚久战,约于寅时歇下的罢!今不必早起,宜歇息才是。”

  周公子道:“黑白之趣,不妨事。”

  那僧人又问:“公子今有空否,不才和你切一二。”公子慨声应诺,言毕,原路返回。

  狸娘如见天人般望着她,心道:“连采连伐,竟无一丝疲惫,今大战,如此高强,恐她是铁打的罢,也罢,我亦壮胆自荐与她,怎的她尽喜后庭,难道入烦了牝户?”

  狸娘整整衣袖,公子走去,约隔三五步,她盈盈拜个万福,道:“公子爷,奴家与你行礼了。”周公子见一陌生女客如此唐突,心自一惊,正回避,却觉眼,她想起昨溲园之事,似是此女,遂还了一揖,道:“小姐,昨之事,小生多有冒犯之处,望乞见谅。”

  狸娘心道:“我只恨你溜得太快。”口里却如是道:“公子乃高强之辈,不讨厌奴家打扰你,便是天大福分。”

  公子听她没头没脑说话,复想起她昨癫狂,心道:“此女恐有病罢!”嘴里胡乱哼哼,便退开。

  狸娘一下急了,竟忘了她俩站于大庭之中,急出手挽公子衣袖,道:“周公子,你功夫固然高,敢与奴家一战否?”

  周公子见状大惊,且怒,猛一拂袖,转身便走。

  狸娘方知自家失态,却又舍不得如此收场,又道:“公子乃堂堂七尺男儿,竟不敢与我等弱弱女对抗,真笑话耳!”

  周公子见她出语据傲,心道:“恐她听得人你讲我棋术高明,不服气,便挑衅于我,只是她也太不知礼义。也罢,今便会过狂癫女子搏它一博!”遂扭头道:“小姐必是个中高手,既然有意,便随小生来。”

  狸娘见歪打正和,心喜不已,面春风,二目桃李含情,心道:“她原是个经不住的,天答答,小女子今一尝宿愿矣。”继而想她具巨大,自家牝户入不得,还未来得及学那老秃驴绝技,怎的办,狸娘一面追公子,一面急惶惶的想。

  突然,她想道:“唉,只教那大物儿住了心窍,拳头乃骨头汇成,全无伸缩可言,而具却是筋皮构成,可大可小,定入得迸,只头一回难受些,还有一法可行,我先与她咂,待她得软了,我便纳具于牝内,即使那大物儿大过拳头,亦容纳在我牝户里,岂非愈大愈入得快活么?她一时取不出,只须了才扯得,天,此乃绝招。”狸娘茅顿开,思得绝妙主张,直乐得飞将起来,扑过去抱住亲亲周公子啃她儿口。

  有诗为证:公子只道遇高手,便和她斗一斗。女心想事将成,紧跟大物急步走。又恐巨物撑破户,突然恩得法妙物。

  且说周公子进了斋房,盘腿打坐于一棋盘前,微微的吐纳气息,准备和高手对弈。

  狸娘随后跨入房中,转身,将房门掩上。

  公子却道:“小姐且不要关门,此时太阳未出,恐瞧不清楚。”

  狸娘心道:“真是个奇才,做那事不掩门户,显她具巨大么?”她一时不知怎办才妥,依她说,又觉羞人答答的,掩门闭户,又恐拂她心意,惹她不悦。

  公子自棋桌下拿出两个棋篓,道:“小姐定是高手,急与我战,这样罢,我们还是依老规矩,猜先罢。”

  狸娘定睛一觑,见是那黑白云子,心里奇道:“她又玩甚法儿,难道以此决胜负,然后再走入前庭还是后庭么,有趣,且待我与她杀一盘。”因狸娘自小和她父母学了用黑白弈法,后入乐坊,无事便奔来闲要,故今难不着她,她见公子叮叮呤呤抓了一大把,心道:“我那牝户是白中夹红,恐她那巨物儿是乌黑乌黑的,我且要白子罢。”遂道:“周公子,妾乃妇道人家,为为客,常言道,客不主,且黑色素征刚毅,我区区弱女怎的能当,素你持黑先行罢。”

  周公子大吃一惊,只道今0遇了高手,故不敢托大,说声:“承让。”便于那天元处置一黑子,心道:“你先声夺人,我亦不吃紧,先此一手,亦是气势发案,且看她如何应对?”

  狸娘见她眼望鼻,鼻顺口,心口和一,一副如临大敌神情,心里便急了:“谁有心和你玩这个,且待我想个法儿。”她一面行棋,一面胡思想,未见,左下角一条大龙便被公子截杀,狸娘急了,方静心博弈,虽用尽千般手段,大龙扰无活路,周公子笑道:“小姐勿费心了,不论怎样手段,亦是一只独眼,你入一子,我大一子,终是个无限而亡的局面。”

  狸娘听她口里说那“入”字,心里却觉果然有人入她牝户一般,娇庸红,眉目攒动,情绯绯,如入仙境般陶醉,一时忘了场景,殷殷的道:“公子高强,直入至奴奴心坎里几里去了。”言罢,怔怔的望那玉面郎君。

  周公子哑然一声,道:“弈博乃娱乐小技,小姐勿往心里去,这盘输了,还有下盘机会扳回,何必耿耿于怀。”

  狸娘心道:“好个不解风情的俊哥哥,我待用甚法儿,才得她入我眼。”

  她一面痴痴的想,一面拿眼去瞟公子,公子亦觉此女稀奇古怪,忖道:“她怎的一幅授魂与模样,莫非她乃女不成。”她虽惊疑,却放作镇定,只管行棋。

  狸娘突的心生一计,因她俩盘腿相向而坐,她便悄悄的自那棋桌下延伸自家三寸金莲,去探公子下,初时小心翼翼,不敢大动,恐若公子生气,她便如蚂蚁行那般,一分一毫的往前伸探,那短短一尺之距,竟耗了将有半个时辰,仍然未触上那如椽大物,狸娘牝户自个儿伸伸缩缩,水汩汩的,把她下蒲团俱浸了,她呆呆的想:只和她坐一处,便觉快活胜过平常,若真和她入耸,不知是啥销魂滋味,想得急迫,她便疾速,一蹬腿,果然一蹦而至,脚趾尖端碰那拳头般大头上,软软硬硬,热烫不已,狸娘,以脚代手搔抚不停。

  公子大惊,心道:“这斋房里竟有鼠猫不成?怎的来具?也罢,待我冷不防捉它个措手不及!”公子又想:“若果真是鼠类,不知它从甚般肮脏地方窜出,且待我用棋篓砸它。”公子拿定主意,左手提捂着棋篓,不经意滑跌至棋桌下,说时迟,那时快,公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砸向那假想之鼠猫。

  “哗”!棋篓果然击中狸娘金莲,狸娘绔一裂,痛得面孔扭曲,却又无法发作,还得忍痛缩回纤足,故意讶然问:“公子怎的损了棋篓。”

  公子一砸之后,见那异物窜而去,心里安稳,今听对手惊问,才觉此举多有不周到处,遂把拳道:“小姐见谅,小生失手,得罪得罪。”说罢,长身站起,弓拾那棋子和棋篓。

  狸娘心里骂道:“无情无义狠心人,竟对奴家下此毒手。”但她却不敢表出来,这哑亏算是吃定了,她又想起公子巨物,实是巨硕,恐有自家小腿般大小,长长大大肥肥壮壮,真是天下至物,想及妙处,她心中念又起,远胜方才,她见公子下衣衫隆起,知是大物作怪,遂站起来,凑近公子去帮她检棋子,公子感激道:“小生一时差错,扰了小姐清兴,此时又蒙相助,实是感激不已。”

  狸娘甜甜一笑,将手中棋子投向棋篓,却又偏了方向,径直奔公子下而去,公子闪避不及,棋子便跌落衣衫上,竟不坠向地面,因她具本已巨大,又经搔挠,便有些昂扬景象,遂将衣衫横起,棋子击中,衣衫坠落,竟兜住棋子不去。

  公子大窘,面红耳燥,一时不知怎办,却见狸娘盈盈近前,大方的出手把握那昂然大物,一把竟不能全握,狸娘既惊且喜,捉那物儿,舍不得却手。

  公子至此才知此女果真是世间第一娃,自她晓世到今,和她媾之女数不胜数,但却没有这般胆大的,公子心念急闪,忖道:“平生所遇皆是娇滴滴的,早觉腻烦,似她这般人物,倒也是非凡之,也罢,她既有此意,我又何必怯场,徒损了我堂堂男儿气概。”

  想及此处,便出手去探狸娘酥,她亦是摧花惯客,娴熟无比的解了对襟布扣,一双大手顿如灵蛇般窜入玉怀,捏那对昂昂玉,亦觉得心动:“老天,怪不得她如此,凭这对宝物,恐怕寻遍京城,亦找不出几个对手。”她心里喜欢,下巨物更见伟昂,凭空撑起,直抵狸娘小腹而来,竟然顶得狸娘倒退两步,方堪堪的立稳身子,狸娘娇喝:“亲亲大物儿,奴奴想你多时矣,早急得灵魂出窃了,亲亲公子爷,快关了门罢。”

  公子倏然一惊,心道:此乃佛门净地,我等如此放纵,怕有些不妥当。心头火便了几分,下长物渐渐的疲软不举。

  狸娘大失所望,只觉得遍身如火炽般难受,原道夙愿可尝,谁知中道颇落,大物萎然,顿生怨恨,不悦道:“公子爷,你这大物儿怎的不管用哩,还未干活,它却歇下了。”

  公子谨言:“余平生信奉佛祖,不敢造次。”

  狸娘洒笑:“公子迂物也,佛祖乃凭空捏造出来的,有甚可怕的,若真有佛祖,小女子便是也,而今我行乐,公子当侍奉才是。”

  公子惶恐,斥喝:“大胆!小娘无心之过,倘无忧患,若存心戏言,必遭报应。”

  狸娘哪有闲心和她理论言辞,纤手掏,解公子下衣,施那咂口技,助大物昂扬,一遂已愿,公子阻之道:“小娘勿急,若果有诚意,可随我归府,沫后尽情玩耍,如何?”

  狸娘只得罢手,她亦担心惹恼公子,便万般不舍弃了那大物,依依的道:“公子若不见弃,奴奴愿终生陪伴公子。”

  公子摇了摇头,道:“将来的事,且不忙说,我正觉红尘,不知去向,本就此出家清修。谁知撞上了你,许是前世有缘罢,我亦了心志,且回去后再说,若能遂我心态,遂和你取乐,若一如旧况,吾当即刻遁入空门。”

  狸娘无言以对。

  公子辞了方丈,揩狸娘归家,二人入寝,狸娘急切切解了自家衣衫,现一身雪白粉肌肤,逗发公子意趣,公子见她全身肌肤宝玉般精美,不觉微动,又见她牝户光鲜,水自,一把儿亮闪白飘拂动,粘粘物若雪花般坠落,她亦觉此女不可言,心的,大物然而起,狸娘见自家法术灵验,喜不胜喜,将那一堆皮凑上前来,双手忙,正解公子衣,却觉自家牝户猛然发涨,似有千军万马即将突将出来,狸娘心道不妙,因她自知经血将至,经血即来,又怎做得快活事?

  公子见狸娘手脚迟缓,脸色突变,不知生了甚变故,乃问道:“小姐何故如此。”

  狸娘遽速蹲下,哀哀的道:“大物儿冤家,今入不成矣,奴家来了要紧事。”

  公子不解其意,狸娘急急自家小农于下,倾刻染成血红,公子见了,大道晦气,她果怔一阵,恍然悟道:“小姐,此乃天意,我将于明出家为僧,永不做龌龊事。”

  狸娘急得花枝摆,道:“万万不可,万万不可,奴家此身托与何人?”

  公子甚觉可笑:“此事与我何干?你我萍水相遇,至今我不知你名姓,你当自何处来便归何处去。”

  狸娘垂泪道:“公子勿气恼,大致三五天后,奴家便干净了,届时尽心侍奉公子,同享极乐,何必入那空门?”

  公子昂首大笑,逍遥而去。

  说来奇怪,自此之后,狸娘秽血长不止,及至武吉和小姐凯旋归来,狸娘已是萎萎缩缩一老妇人,武吉心疼道:“娘子,怎的这般模样?怎的不着侍女去请郎中?”

  狸娘有气无力,悠悠的说道:“我己了七七四十九天秽血,侍女早为我寻过郎中了,她们都是摇头而去,夫君,我怕活不了罢。”

  玉小姐见她人老珠黄,奄奄一息,遂动了侧隐之心,安慰狸娘道:“狸娘,且不要焦,只须静心养病,等你病愈,我姐妹共效于飞之乐从兹不与你为难!”

  狸娘感激得热泪长,她挣了挣身子,试图坐直,只因用力过猛,乃大咳,锵锵吭吭不止,最后竟咯出一团污血,狸娘见之,自知不久将别人世,不悲从心发,泣呜咽,宛若风中败絮。

  是夜,狸娘梦一女神谓她道:“汝实乃千年狐狸化身,因你奉我法旨蛊惑无道昏君,汝实该于那枕席之间溢她元,令她昏沉,折她寿,谁知你竟参与朝事,设酷刑残害忠良,每见美貌男儿,便占为己有,文王长子伯岂孝乃龙子龙孙,汝亦敢将她跺为浆,汝之罪莫大焉,我想你飘几千年,心品德当有些变化才是,谁知还如先世那般,既且狠,于今我亦罩不住你了,你再看那玉面琵琶,她和你一道下山,虽被子牙毁了形体,但她无怨无悔,故她的遭遇便比你好,现在你俩虽然同侍一夫,而你总是无法如愿,你亦不必怨她,实乃因果循环,前生注定。明午时,现已化身为周公子的伯岂考将来搜你魂魄,你应当理天而行,不必怨衍,若此,你下世还有机会和她做夫,若旧不改,恐遭遇更为悲惨。”女神言罢,冉冉升空而去。

  翌午时,狸娘于那昏睡间听到屋外有人高声颂佛,她痴呼:“冤家,我来也!”言毕,强挣爬起,出房门,不料手脚酥软,跌倒在地,及至武吉和王小姐发觉,狸娘已是全身冰凉,僵而亡,武吉夫妇将她厚葬不题。

  却说武吉后来升至九门提督,风光荣耀,一世安泰,小姐共产五子,五子登科,俱是富贵中人。

  有诗为证:善恶忠唯天晓,因果报应何必恼。平生所为但顺天,富贵荣华将君找。

  【全文完】  wWw.bMaOXS.cOM
上一章   冤狐情史   下一章 ( 没有了 )
邪灵春梦图腾(Tot闯王宝藏之谜小皇帝和他的枫叶奇情微风细雨点点穿越机器猫我和妻子的故昭阳趣史人妻与美少女忘年之性
八毛小说网为您提供由简斋主人最新创作的免费热门小说《冤狐情史》第十七回 好事终成虚-全及冤狐情史最新章节第十七回 好事终成虚-全文完在线阅读,《冤狐情史(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冤狐情史的免费热门小说,请关注八毛小说网(www.bmao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