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重生之一品世子妃》第二十八章雪中情及《嫡女重生之一品世子妃》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八毛小说网
八毛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八毛小说网 > 重生小说 > 嫡女重生之一品世子妃  作者:君残心 书号:47095  时间:2018-10-5  字数:9955 
上一章   第二十八章 雪中情    下一章 ( → )
  这个时候还能笑的如此温婉动人,丝毫没有半点尴尬的情绪,苏慕锦也是佩服极了。

  佩服归佩服,心里越发的警惕了。

  不怕被气的跳脚的敌人,就怕不动声在背后盘踞的毒蛇,它伺机而动,寻找机会,一旦动手就会狠狠的咬她一口,把致命的毒入她的身体,这样的敌人才该万分警惕的。

  她回过头来,着徐粉黛的笑脸,对她浅浅一笑。

  徐粉黛竟然也能回给她一个笑容。

  若是有人瞧见这一幕恐怕要惊讶的掉下眼珠子了,仿佛方才的针锋相对剑拔弩张都是幻觉一般。

  宁浅雪瞧见了两人的视线相,也瞧见了徐粉黛脸上那一抹摄魄的笑容,眼睛微微眯起。

  这里所有人里面,对徐粉黛最反感忌惮的恐怕不是苏慕锦,而是她。

  说起来,和徐家对不对头的人不是苏慕锦,也不是楚王府,更不是苏太傅家,而是他们皇室,这个徐粉黛显然是被徐家当成秘密武器一样的存在,养在深闺里十多年,恐怕不只是她,就连皇兄也不知道徐家竟然还有一个这样的二小姐。徐家有两个小姐这一点大家谁都知道,只不过徐家的二小姐从未面过,徐夫人和徐国舅也很少提起这个女儿,以至于大家竟然险些忘记徐家还有一个从不面的二姑娘。

  今天如果不是徐粉黛的出场如此的震撼,恐怕提起徐家众人想到的还是在皇宫中贵为贵妃的徐青枝。

  宁浅雪瞧着她那倾国倾城的容颜,心里的警惕越发的提高。

  这样的一个女子,恐怕落在哪个男人的眼里都会让人震撼的吧,这还是徐粉黛什么都不做的情况下,若是她要存心勾引一个男人…宁浅雪相信恐怕没有一个男人能逃出她的手掌心。

  “怎么了?”

  “没事。”宁浅雪收敛了深思的表情,笑眯眯的瞧着苏慕锦,转移了话题,她凑近苏慕锦“慕锦,你舅母好像很喜欢我的样子,你说以后我嫁到他们家,她对我应该会不错的吧!”

  “…”苏慕锦无奈“你就是在想这个?”

  “嘿嘿,人生四喜,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这金榜题名和久旱逢甘霖我就不多想了,先前在外面历练碰上了楚君韬这也算是人生一大喜事了,而且你想想啊,我今年也已经十六岁了,到现在还没有一门亲事,再不嫁人就成了老姑娘了,我当然要考虑考虑自己的终身大事了!慕锦啊,你是我京城中唯一的朋友啊,又是楚君韬的表妹,所以你一定要帮我,到我房花烛的时候一定会记得你的好的!”

  宁浅雪笑眯眯的看着她。

  “哪有一个女孩子天天把房花烛挂在嘴边的。”苏慕锦斜睨她一眼“也不怕旁人笑话!”

  “有什么好笑话的,我是在心自己的终身大事嘛,哪个女子不是要走上一遭的,有什么好笑话的!对了…”她忽然附耳在苏慕锦耳畔低喃道“慕锦啊,你也房花烛过了,嘿嘿,给姐姐传授传授经验呗…那个楚离怎么样,温柔不?体贴不?持久强不?”

  苏慕锦脸皮再厚也忍不住红了脸。

  一把捂住宁浅雪的嘴,听着她“唔唔”的叫唤,她低吼“胡言语什么!”

  她眼珠子骨碌骨碌的转了几圈,嘿嘿的笑着拉下她的手“哎呦,咱们慕锦害羞了啊,看来楚离还是让你满意的嘛!”

  “你还说!”苏慕锦佯怒。

  “好好好,我不说了还不成嘛。嗯哼,等我自己房花烛的时候不就知道了,哈哈,楚君韬武功高强内力深厚,温文尔雅一派谦和的样子,也不知道房花烛夜的时候会不会化身为狼…我皇兄说了的,男人啊,表面上装的好的很,一到上就原形毕了。”

  “你皇兄跟你说这个?!”

  “嘿嘿,反正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她皇兄的原话是这样的“有些男人表面上一派谦谦公子的模样,可一到了逞兽的时候指不定多放,所以看人不能只看表面!”

  “你们聊什么呢,这么开心?”

  旁边的吴氏瞧着两个人亲密的咬耳朵,忍不住凑了上来。

  “没什么没什么!”

  苏慕锦能说宁浅雪在意楚君韬嘛,只能选择闭嘴了。

  吴氏羡慕的道“你们两个感情还真是好的很,瞧着你们青春活泼的样子就觉得自己各儿也年轻了,哎,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生个女儿出来,要不然非把她捧在手心里不可。”

  宁浅雪殷勤的给吴氏倒了杯茶,眼珠子一转,连声道“舅母啊,要不然我去你们府上给你做女儿好了,浅雪就想要一个像您这样的母亲呢!”

  “哎呦,长公主可使不得…”

  “使得使得的!”宁浅雪抓住吴氏的长袖晃悠着撒娇,难得的脸红了“舅母啊,实话不瞒您说,那个我…我…心仪您的儿子好久了…您如若不介意,那浅雪就去给您做儿媳妇好不好?!”

  吴氏吃惊的瞪大了眼睛。

  苏慕锦也十分惊讶,她怎么也想不到宁浅雪竟然当着舅母的面就毫不犹豫的说自己喜欢楚君韬…这…若是碰到一个严肃点儿的女子,恐怕心里是会不屑宁浅雪的,哪有一个女儿家口口声声的说喜欢哪个哪个男子的?!

  “舅母…您,您这是不喜欢我么…”

  “不是不是!”吴氏连忙摆摆手,说起来他们家的君韬让她真的快急白头发了,都二十多岁的人了,到现在还不成亲,不但如此,连让人去说亲都不让,偏偏家里的几个孩子跟他亲的很,放出话来,大哥不成亲,我们做小弟的哪有先成亲的道理,所有到了现在他们家里的那么多的好儿郎,一个都没有说了亲事的。都是她儿子带头,才会让几个小弟有样学样,眼看着几个弟妹们着急的不行,她暗中也内疚自责好久了。

  可是偏偏他们家的儿子倔的要死,谁说都没有用。他们做父母的也不好着他。

  其实也不是不着急的,人家跟她这个年纪的,早就抱上孙子了,她膝下空虚啊,没有个孩子在府里热热闹闹的,还真是难受,她是个特别喜欢小孩子的,前两天参加吏部尚书长孙的洗三礼,她瞧见了那个粉嘟嘟胖乎乎的小孩子真是恨不得抱回自家才好,心里的难受。他们着急归着急,可也不能随便就一个女孩子给儿子啊,眼瞧着京城中的姑娘们好多都没些样子,要么就是人品不行,要么就是父母太势力,还有的就是家事不行…他们看重的是门当户对,真的娶一个小门小户的女子,还不被人给笑话死。因此挑挑拣拣的真是碰不上一个好的。

  这会儿听到宁浅雪的话,不认认真真的打量起她来。

  容貌…过关!

  情…虽然看上去不是个大家闺秀老老实实的样子,不过小孩子嘛,还是活泼点儿好,君韬就是个闷葫芦,再娶个闷葫芦的话那日子还怎么过?也过关!

  家室…当今皇帝的嫡亲皇妹,身份那是没得说的。

  跟慕锦又好,锦儿的为人她清楚,能和锦儿好的子能差到哪里去?而且心里喜欢谁坦坦大大方方的,还真是…颇得她心啊。

  真是越开越喜欢。

  “舅母…”

  “呦,喜欢!喜欢!怎么不喜欢!”吴氏越看越高兴,忍不住喜上眉梢“你见过我们家君韬啊?”

  说起来吴氏也有些担心,担心宁浅雪喜欢君韬的目的不纯。

  他们楚家一直都是清正的一派,谁都不会刻意亲近,又是京城中鼎鼎有名的名门望族…近年来皇家和徐府的烟火越烧越旺。他们君韬如果真的娶了宁浅雪,那可就是要确定自己的位置了。

  这样一想,瞧着宁浅雪的眼神就带着点儿打量了。

  “我见过他!”

  宁浅雪就把当年在外面遇到危险的时候,楚君韬是怎么宛若天神一般救了她的,把故事描绘的宛若戏文一般,一个英雄救美的故事就讲述的完完整整的,听得吴氏是感动不已,双眸泛红…

  “好好好!好孩子,你放心,我们家君韬既然和你有了肌肤之亲,我一定会让他对你负责的,你只管等着我的好消息,我回府之后就去问问君韬,这孩子简直太不像样了,对你抱也抱过了,竟然还装作没事儿人一般,简直太过分了。浅雪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你主持公道的!”

  “那就谢谢舅母了。”

  苏慕锦听得一阵无语。

  宁浅雪还真是有本事,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就把舅母给拉拢到自己的阵营里了。

  还有那一段英雄救美的故事,当时大表哥如果不抱着宁浅雪飞走,那她岂不是要被狼给吃掉了…

  她无奈的摇摇头,当作没听到吧。心里却在祈祷,大表哥你就节哀顺变吧。

  谁让他碰到这么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宁浅雪呢。

  头有些晕。

  方才喝了那一杯酒的后遗症啊。她支着手肘扶额,脸上有些火辣辣的,像是要着火了一般,鼻翼间传来酒香混着点点其他异样的香味,她分不清那香味是什么,这房间中点着有香炉,还有桂花香,还有酒香…甚至有好些胭脂水粉的香味,所以她实在是分不清这淡淡的清香究竟是什么味道。

  微微眯起了眼睛,脸色酡红的样子看起来分外醉人。

  “郡主是喝醉了么?”身边的徐粉黛轻轻一笑,她这一笑,仿佛江山都失去了颜色,让人忍不住把视线投向她的面颊。苏慕锦也忍不住一阵恍惚,却保持着理智,动作优雅的从桌案上捏起一颗葡萄放在中,深紫的葡萄溢出点点殷红的汁,落在上是别样的惑。她双眸微微离,撑着下巴轻笑“酒不醉人人自醉。”

  “是吗?”

  徐粉黛不置可否,笑的有些神秘。

  很快到了用午膳的时候,侍女们端着托盘从大殿外进了屋,肩膀上竟然落了盈盈的白色。

  长公主震惊道“下雪了?”

  侍女们恭声回答“方才的天儿还只是有些阴沉,这会儿就飘起了雪花,才短短一刻钟的时间雪花就越飘越大,这会儿地面都了一层了,恐怕再过不了多长的时间地上就能下了一地的白了!”

  竟然真的下雪了?!

  这才不到十月呢。

  苏慕锦忽然想起前两天和楚离对话的时候,他好像说了往北的地方早就开始下雪了。

  大殿的门被打开了,院子里果然飘起了鹅般的雪花。

  今年的第一场雪啊。

  苏慕锦看得有些出神。

  殿门一打开,一股子的冷风忽然就吹了进来,靠门边的地方甚至飘进了几片白雪,刚刚坠落就化成了点点水珠。屋子里燃烧了火盆,原本暖融融的大殿因为这寒风,让人生生的打了个寒颤。

  苏慕锦被冷风一吹,原本因为喝酒的醉顿时就清醒了过来。

  “竟然真的下雪了!”

  “嘶,冷!”宁浅雪凑到苏慕锦的身边,抓起她身上的披风就往自己身上盖“今儿个一大早天虽然阴沉,可也没有下雪的迹象啊。竟然就下雪了,还是你明智啊,穿的多厚,等会儿我回宫的时候就惨了,肯定要冻死的。”

  一边说一边拼命的扯苏慕锦的披风。

  苏慕锦险些被她给勒死,接下披风就扔给她“你方才还嘲笑我穿的厚呢,这会儿就明智了!”

  “嘿嘿,谁知道会下雪呢!”宁浅雪也不客气,接过她的披风就披在了身上。

  苏慕锦的披风是秋季的披风,就一层薄薄的面料,宁浅雪披在身上也觉得凉。

  “这鬼天气!”

  苏慕锦转过头,去看那个“身子虚弱”的徐粉黛,却见她一身半镂空的长裙却不见半点畏寒,背脊依旧得笔直,纤纤玉手如同白玉一般,白的近乎透明,指甲浑圆粉,蓄着长长的指甲,指甲上不染豆蔻,透着淡淡的莹润光泽。神态更是镇定自若,她捏着一个茶杯细细的品茶,茶水已经没了氤氲的热气,她似乎毫无所觉,依旧细细的品味。

  这样的神态,哪有半点不适的模样。

  她更加肯定了心中的猜测。

  长公主赶紧下令关闭大殿的门。

  侍女们奉上了午膳,索有热气腾腾的汤水,喝了一碗也就觉得暖和了。

  用完午膳又听了两出戏,到了申时长公主也累了,就让人散了。

  宁浅雪和苏慕锦和长公主告辞。

  “行了,你们两个啊,有时间就过来府上陪陪我。”长公主看上去有些累了的样子,对两人招招手,一手拉着一个“慕锦新婚有时间就多熟悉熟悉楚王府的环境,浅雪你还是待字闺中的姑娘家,你时间多,以后多陪陪姑姑。”

  “浅雪遵命!”

  “呵呵…行了行了,回去吧。”

  出了偏殿的时候外面已经覆了地的银色,刚出偏殿苏慕锦和宁浅雪就齐齐的打了个寒颤,两个人对视一眼,忽然各自一笑。

  天空的雪花仍旧在不知疲惫的下着,地上的雪已经厚厚的一层,踩在上面便发出“咯吱咯吱”的轻响,夫人小姐们携手而去,有穿的薄的人抱着肩膀低低的抱怨。

  “真是冷呢。”

  雪花落在脖颈上凉的厉害,用手一抹,莹莹的水光。

  “呵呵。”宁浅雪抱住她的胳膊,两个人依偎在一起互相取暖,她脸上带着笑容,面色却有些暗沉。

  “怎么了?”

  “没什么!”宁浅雪摇摇头,忽然又想起了什么,不再隐瞒,面上有些忧虑“还不到十月就开始飘雪,恐怕往北的地方雪下的更大,北延国地稀人薄,今年夏天的雨水太多,北延国的本就不是产粮的国度,为数不多的粮食也被淹了好些…马匹和羊也好些染上了病,现如今冬天到了连京城都开始落雪,恐怕北延国的情况更加的严重!”

  苏慕锦面色也沉了下来。

  “你担心北延国会有异动?”

  宁浅雪摇摇头“也不一定,北延国现如今正处于夺嫡的时候,现任老皇帝儿子太多,光是成了年的都有八个之多,还没成年的就更不用说了,老皇帝一直都没有立储,这个时候北延国国内内讧不断,皇子们各有打算,这个时候出兵对于他们来说也是不利…”

  苏慕锦不太明白北延国的情况,她也只是偶尔听到楚离会谈论那么一下。这一点她倒是十分佩服宁浅雪的,不愧是皇室中的女子,仅仅下了场雪就能想到这么多的问题。

  “别担心,真的会有异动番省那边肯定会传来消息的,你皇兄应该会第一个知晓的。”

  宁浅雪点点头,轻笑“希望是我多心了。”

  苏慕锦了然的点点头。

  眼下这个时候大周朝并不适合打仗,兵权都不在手里,楚王爷的态度暧昧,真的打仗,对于宁奕来说就是内外不平,到时候不管是攘外还是安内,他恐怕都会心有余而力不足。

  两人着雪花很快到了公主府的大门口。

  苏慕锦低着头也没有看路,一直在思索着什么。

  “喂!”宁浅雪忽然碰了碰她的胳膊。

  “怎么了?”

  “还真是让人羡啊!”宁浅雪示意她往前看,苏慕锦顿时愣住,一眼瞧见马车边坐在轮椅边撑着雨伞的楚离,他静静的靠在马车里,身上穿着的是昨天她刚刚给他的衣裳,那一朵朵红色的梅花在雪地里异样的显眼。

  “下着雪竟然来接你了,真真是让人妒忌啊!”耳边是宁浅雪咬牙启齿的嫉妒声,苏慕锦仿佛没有听到一般,愣愣的看着那油纸伞,油纸伞很大,刚好能把他的身形挡在雨伞中,伞上已经覆盖了一层厚厚的雪,虽然打了雨伞,可是有风吹动,雪花落在他的身上顿时消融。而轮椅的地下竟然一片雪花都没有,只有一片濡的痕迹。

  显然,雪刚刚下他就过来了。

  公主府的大门口有人静静的凝望楚离,瞧着苏慕锦的眼神一脸的羡。

  苏慕锦不顾众人的视线,猛的提起裙摆就飞奔了过去,跑到他身边两三不远的时候猛的顿住。听到声音他缓缓抬起头来,于雪花漫天中对着她缓缓一笑。

  她原本冰冷的心仿佛一下子被灌入了的热水。

  那温暖几乎要溢出来。

  “你…怎么来了?”

  楚离没说话,推着轮椅到马车边,探身从马车中取出一件大红色的厚大裘给她抖开“你身子寒,今天穿的也少,我来给你送一件大裘来,蹲下来我给你系上。”

  那大裘是带着帽子的,帽檐和两侧的边缘还有下摆的地方都滚着厚厚的兔,大红色的大裘在漫天的雪白中看上去异常的温暖,她抿着,强住心头的淡淡复杂,趴在他的膝头,任由他给她披上大裘盖好帽子,再系好披风。

  她的目光落在他的指尖上。

  他手上的“粽子”已经被解开了,出雪白的手指,手指骨节分明白皙如玉,带着几分苍白的颜色。他指尖灵活的给她系上一个蝴蝶结,指尖滑过她的面颊,他的指尖一片冰凉。

  苏慕锦蓦然惊醒,丝毫不在意众人异样的眼神,一把抓住他的手。

  “怎么这么凉!”

  “无碍!”楚离淡定自若的收回手指,撑着雨伞遮住她的身体“我们回家吧。”

  苏慕锦这才感觉到他的膝头亦是一阵冰冷,她单手抚上去,一片濡

  她眼眶蓦然一红,对着他吼“你是傻瓜吗,下着雪你要来接我,我不反对。可你是不是应该待在马车里不要出来,你身子本来就不多好,非要这样糟践自己吗!”

  楚离一愣,眸子里滑进一丝丝的暖意。

  “别担心,我有内力护体,不妨事。”瞧着她眼眶通红,他指尖抚上去,轻笑“我是瞧着下了雪,觉得景不错才想着出来走走,刚好来给你送件大裘来。”

  苏慕锦不理他,探身进去马车里,把马车里的锦被给拉出来,折叠成方块紧紧的围在他的间,盖住他的双腿。

  楚离苦笑,瞥了一眼公主府门口没有走的众人,低声道“锦儿,大家都看着呢!”

  “愿意看就看去!”

  她离楚离很近,一开口便有酒香溢出来。

  楚离皱眉“喝酒了?”

  “喝了一小杯。”

  “下次不要喝了。”她的身体不适合饮酒。

  “嗯。”那边楚君韬也来接应吴氏,母子两个撑着伞一起瞧着苏慕锦,吴氏有些不放心,尤其是听到苏慕锦方才的那一声低吼,连忙上了前来,扯扯她的衣袖“锦儿…”

  “舅母,大表哥…”苏慕锦闷闷的打招呼。“上次不是说好了以后唤我大哥的吗?”楚君韬轻笑,目光落在他们两个的身上,楚离一身的白,上面透着点点大红色的红梅,而锦儿一身大红色的大裘,两个人一站一坐,撑着伞静静的凝望彼此,仿若一幅美丽的画卷。他目光落在苏慕锦身上的大裘上,放下心来。对着楚离点点头“锦儿有些任,楚世子还望海涵。”

  楚离眸子一闪,随着苏慕锦唤他“大哥说的哪里话,我的娘子,我当然会包容…”他顿了顿才道“而且锦儿一点也不任。”

  楚君韬忍不住勾起角。

  楚离和吴氏打招呼。“大舅母…常常听锦儿提起您,以前多亏了舅母多多照顾她…这两天我和锦儿新婚时间仓促也未能去看望您和外祖母,等过两天出时间一定和锦儿登门叨扰。”

  “好好好!”吴氏满意的点头,别的都不说,光是楚离能在这么冷的天专门给锦儿送上一件大裘,她就已经十分满意了,对楚离的认知也颠覆了起来,笑的眯起眼睛“她外祖母这些天就一直念叨着锦儿,如果世子跟锦儿一起去府上,老太君一定会很高兴的。”

  “舅母唤我楚离就好。”

  吴氏越发满意,瞧着大雪依旧不休不止的下着,对他们摆摆手“雪越下越大了,天也凉,楚离你在这里恐怕也待了好一会儿了,早点回去用热水泡泡身子,去去寒气,我们也先回去了。”

  “舅母慢走。”

  吴氏扶着楚君韬的胳膊,还是忍不住笑意。她欣慰的拍拍儿子的胳膊“先前皇上赐婚的时候我还为锦儿担心,生怕她嫁的不好,楚离会欺负她…可没想到楚离竟然能如此贴心,瞧着就知道来的时间不短了,却也没让人进去通知一声,就这么等在这里。现在这样的男子还真是少了,有几个人会担心子着凉了给她送衣裳啊…”说着四下环顾了一圈,有些好些的有家里的家丁丫鬟带着衣裳来接应,还有的甚至连个接应的人都没有。

  她不为苏慕锦高兴“真好啊,现在这样的男人少了…”

  楚君韬苦笑“娘,儿子不是也来接你了么!”

  “哼,那可不一样!我是你娘,又不是你娘子…”吴氏说着一眼瞧见了立在门边对着她笑眯眯的宁浅雪,她眸子顿时一亮,抓住楚君韬的手臂就去盘问“细节”去了。

  大门边张嫣然脸色惨白的一片,眼神空而苍凉。

  今天她也来参见了宴会,她也是想来看看苏慕锦究竟过的好不好,可没想到竟然瞧见了这样刺眼的一幕。

  她眼神直直的落在楚离哥哥的身上,她不相信以楚离哥哥的武功感觉不到她的目光,可是楚离哥哥似乎真的毫无所觉,眼睛里只有苏慕锦一个人,他那样一个性子孤冷的人,那样一个不愿意和人接触集的一个人…竟然为了苏慕锦,大冷的雪天只为给她送一件大裘…只为不让她冻着…

  她死死的咬住嘴,嘴巴里慢慢的都是腥甜的味道。

  “嫣然…”

  张夫人担忧的看着她。

  张嫣然回过神来,不想让母亲担心,勉强挤出一抹笑来“娘…我们回府去吧。”一开口声音还是忍不住的哽咽,她瞧着母亲担忧的眼神慌忙别过头去,刚别过头就感觉到脸上一片温热的体滑下,刚刚下就变成了雪一般的凉。她似乎冷的厉害,浑身都在颤抖,扶着张夫人的手臂“娘,我们回府吧,回府吧…”

  言语间竟然有种哀求的味道。

  张夫人眼神冰冷的最后看苏慕锦一眼,母女两个互相搀扶着上了马车。

  宁浅雪裹紧了身上的披风,眼神期盼的瞧着公主府,她的视线穿过层层的马车,却没有瞧见皇兄来接她,哼哼唧唧的就要往前走。

  刚走了两步就有一个身穿便装的男子躬身走了过来。

  “公主,这边请…”

  宁浅雪眸子一亮,是皇兄身边的小李公公,小李公公的臂弯里也挂着一件厚厚的大裘,他把大裘展开,给宁浅雪披上“公主今儿个穿的少,陛下特意让奴才来给您送大裘过来。”

  她嘿嘿一笑,方才的不快立马就烟消云散了。

  随着小李公公一起绕过一辆辆马车,就瞧见一辆朴实无华的马车停在那里。马车不是太大也不小,在一众精致的马车里不出众也不过分寒酸。怪不得她没注意呢,原来竟然用这样的马车呢。她嘿嘿一笑,猛的一蹦就蹦到了马车上,一掀开车帘顿时呆住,又惊又喜。

  “皇兄?!”

  宁奕的眸子却不在她的身上,他身子看上去有些僵硬。她循着宁奕的视线看过去,就瞧见他掀开马车帘子的一角,目光离的落在长公主府大门的一处。

  她眸子一凝,一眼就瞧见了宛若明珠一般鹤立群立在公主府大门口的明亮女子。

  徐粉黛!

  ---题外话---

  推荐好友紫菱衣新文《盛宠名门》。喜欢现代文的亲们可以去看看,衣衣坑品有保证的哈。

  苏妍儿怎么都想不到,大学四年的男友,为了飞黄腾达,毕业后残忍跟她分手转眼娶了富家千金。

  苏妍儿在机场一怒之下掷下自己高跟鞋,她本来是想要砸大屏幕婚礼上渣男的脸,但是岂料这鞋子一扔——

  *

  他左奕臣,堂堂S市四大豪门家族之一的左家排列第三代玄孙,老爷子最重视的左氏财团接班人,跺跺脚S市里谁都要抖三抖的人物,今儿赶个飞机也能被这样一只劣质高跟鞋恰巧砸在头上?~  wWW.bMaOxs.Com
上一章   嫡女重生之一品世子妃   下一章 ( → )
兽妃:狂傲第烈焰天狂:逆重生之商女青至尊农女千千重生豪门千金腹黑嫡女影帝王爷娇悍天降特工:庶鬼医狂妃毒后惑国凰诀天下
八毛小说网为您提供由君残心最新创作的免费重生小说《嫡女重生之一品世子妃》第二十八章 雪中情及嫡女重生之一品世子妃最新章节第二十八章 雪中情在线阅读,《嫡女重生之一品世子妃(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嫡女重生之一品世子妃的免费重生小说,请关注八毛小说网(www.bmao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