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重生之一品世子妃》第二十九章墨的心思万更及《嫡女重生之一品世子妃》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八毛小说网
八毛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八毛小说网 > 重生小说 > 嫡女重生之一品世子妃  作者:君残心 书号:47095  时间:2018-10-5  字数:11737 
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 弄墨的心思 (万更)    下一章 ( → )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苏慕锦就带着苏家的一行人坐上马车出了门。

  说是不惊动人,可楚君韬还是已经等在大门口了,微暗的光线下,他一身雨过天青色的长袍笑容十分温和,修长的身形俊朗的外表,站在马车旁边十分养眼。

  苏慕锦牵着苏聪看到楚君韬又惊又喜“大表哥怎么来了?”

  “送你们。”

  楚君韬话很少可不会给人冷淡的感觉。他说话的时候眉眼带着柔和之,回答的时候眼神也专注的看着苏慕锦的眼神,给人一种修养极高而且备受重视的感觉。

  聪儿见到楚君韬更加兴奋,原本还有些惺忪的眼睛一下子睁得大大的,他小小的团子一样的身体快步往前冲,兴奋的高呼“大表哥!”

  经过前天和昨天两天的相处,聪儿对这个大表哥已经十分喜欢,本来以为要走了,这个时候瞧见楚君韬整个人都兴奋的直往他身上扑。

  “呵呵…”楚君韬愉悦的抱住聪儿,把他抛起来又抱在怀里,瞧着他兴奋的红红的小脸蛋,忍不住捏了一把“聪儿记得听大姐姐的话,改天表哥去苏家看你。”

  聪儿委委屈屈的撅起小嘴儿,低声咕哝道“聪儿一向都听大姐姐的话呢。”

  楚君韬忍不住轻笑“好好好,聪儿一直都很听话。”他又逗了聪儿一会儿才抱着聪儿上马车,然后吩咐家丁们帮忙抬笼箱上了马车。

  “聪儿还困着。”楚君韬把聪儿抱紧马车里就瞧见他倒在榻上就眯起了眼睛,就跟苏慕锦道“大表妹也坐进来吧,马车颠簸你搂着聪儿省得磕着碰着。”

  “好。”

  苏慕锦微微一笑就坐上了马车。后面的笙箫和柳嬷嬷周嬷嬷们也都已经准备妥当,楚君韬亲自给苏慕锦和苏聪驾车,后面一排马车浩浩的往前行驶。

  耳边是轱辘的车轮碾青石板的声音,鼻翼间是清晨清新的空气,苏慕锦怀里抱着聪儿听着他浅浅的呼吸声,突然觉得就这样过日子也幸福的。

  “…前天大表妹说的话可是真的?!”

  前天?!什么话?!

  外面楚君韬听到苏慕锦没有回答便低声提醒“关于姑姑的事情!”

  原来他听到了。

  苏慕锦警惕的掀了帘子,瞧着窄窄的小巷子旁边的红砖青瓦她微微一愣。苏家和楚家离的不多远,两条大街的距离,有官道也有小巷子。现在是大清早除了一些贩卖青菜水果的早市开了其他地方很少有人,而他们的马车都十分宽大,一般的情况下他们走官道才是最恰当的。

  可楚君韬偏偏选择了空无一人的小巷子。

  看来他是一早就想问这个问题了。

  苏慕锦也没想着隐瞒楚君韬,对于她这个大表哥她心里是十分钦佩外加看不透的,大表哥楚君韬是京城四杰之一。排名第一的便是宁煜,第二是太后娘家的侄子,当今贵妃娘娘之兄长徐傲,排名第三的便是表哥楚君韬,最后一名则是楚离。

  至于这个京城四杰的排名情况,据说是根据身份地位才学等等来决定的。

  这个排名她前世的时候就听说过,只是一直不明白是怎么排的,这一世就更加惊异了,以楚离表现出来的那样不羁纨绔是怎么被选上京城四杰的。

  她拍拍脑袋,怎么想到楚离去了!

  她是见过徐傲的,说起来徐傲虽然有几分才气可她却觉得远远比不上楚君韬,据传言楚君韬三岁能诗作对,五岁便能出口成章,七岁能弯弓箭,九岁能策马奔腾…当年娘亲在她面前提起这个文武双全的大表哥的时候眉宇间的都是骄傲和自豪。

  只是后来楚家应当也意识到这样的传闻对于楚家来说只有坏处没有好处,为了韬光养晦便把大表哥的消息给慢慢的隐藏了下来,然后这样的传闻就慢慢的淡了。

  后来大表哥长大了,俊朗的外貌让人惊叹不由得就记起了关于他小时候的传言,因此他是当之无愧的京城四杰之一。

  在苏慕锦看来,如果大表哥不隐藏锋芒的话恐怕就是宁煜也要屈居于下。

  因此对于大表哥竟然能听到她那样细微的话语她虽然有些意外,却很快就接受了这个情况。

  她抱着聪儿,感受着马车的晃悠,轻轻开口“母亲的确没有死。”

  苏慕锦就听到车帘外马鞭打在马儿身上的动作微微一顿,随即便换过神来,楚君韬的声音依旧沉稳有度“姑姑出嫁的时候家里弟弟们大多还未出生,只有我和二弟,我年纪大些,从小就喜欢跟在姑姑身边,因此姑姑最疼爱的就是我!”他顿了顿才继续以平缓的声音说道“所以姑姑既然没死,我一定要想办法把她找出来的。前天父亲从你院子里出来之后便把自己关在了书房里,祖母的神色也极其不对劲,应当是知道了姑姑没死的消息。这些年我游走各国历练倒也积攒了一些人脉,大妹妹不妨把事情原封不动的告诉我,也能让我这个侄儿尽些孝心!”

  人脉?苏慕锦眸子一亮。

  她如今需要的正是这些。而且她既然把事情都告诉了大舅舅,也就没有打算隐瞒大表哥。大表哥既然开了这个口便一定有些能耐,她微微沉,组织了一下语言便把得到的消息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楚君韬。

  车帘外的楚君韬许久都没有说话。

  苏慕锦微微一诧,掀了帘子就去看。

  楚君韬侧着身子赶车,她能清晰的瞧见他眸子里的温和一寸寸褪去,狭长的丹凤眼中不苟言笑的时候极为凌厉!带着她前所未见过的锋芒。

  马儿似乎也感觉到了危险,不安的嘶鸣着刨着蹄子。

  苏慕锦心中一惊。

  直觉的感觉到大表哥这个人不简单。

  他听到掀帘子的细微声响,眸子里的锋芒已经敛去,又化作了淡淡的温和,只是这温和似乎也被掺了冰,瞧着十分肃然。他扬着手中的鞭子“啪——”的一声甩在马匹身上,马儿顿时安静了下来,缓缓的向前跑着前进。

  “表哥…”

  “没事。”楚君韬摇摇头,跟楚琛一样没有细问苏慕锦从哪里得到的消息,只给她分析目前的情况。“北延国和大周朝数百年战争不断,北延国人数较少可人人皆能弯弓箭,连女子都能上战场。大周朝虽然没有这样彪悍的民风,但是胜在人口众多,兵士也是北延国的数倍。因此两个国家谁也吃不下谁,这种僵持的状况一直维持到圣宇帝登基…”

  苏慕锦知道圣宇帝,他便是当今皇帝宁奕的父亲,也就是先帝!

  “…圣宇帝也算是千古名君,打破了大周朝以文治国的传统,开始兴武力。重点培养将帅之才,在位期间征兵练兵,就连清风书院都增加了排兵布阵,骑兵法的课程…慢慢的初见成效和北延国的战争也胜多负少。一直到后来楚王的出现。楚王实在是个不可多得的将帅之才,他是出了名的英勇善战,只用了十五年便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兵做到当今楚王的位置!”瞧着苏慕锦惊异的面容,楚君韬微微沉,道“退了北延国的兵马我大周朝也伤亡惨重,因此两国休兵!但是因为圣宇帝长期把目光放在战场再加上他龙体欠安以至于外戚干政,整个皇位都被架空,在四年前骤然驾崩,楚王做了一年的摄政王就嫌事情太多太烦,催促让陛下登基,所以才有了现在的皇帝陛下!”

  苏慕锦静静的听着,面色渐渐严肃下来。

  “…大周朝的皇权渐渐被世家们架空,其中最为明显的便是太后娘家徐家和楚王爷一家。原本大周朝这个时候正是一盘散沙最好进攻的时候,可北延国却没有动作。”楚君韬转头看着苏慕锦“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苏慕锦垂头想了想,是的,这个时候正是大周朝最弱的时候,可为什么北延国竟然没有丝毫异动?!

  她沉片刻抬起了头“其一是楚王爷不会任由北延国攻打大周朝。楚王爷虽然位高权重可是并没有谋反篡位的念头,否则先帝驾崩之际他会揭竿而起,可他没有这样做,反而还让陛下登基…所以应当是个爱国之人!因此北延国忌惮楚王爷才没有发起进攻。”瞧着楚君韬赞赏的眼神,苏慕锦继续道“还有一个原因…以表哥方才所说,北延国应当是个善战的国家,可这些年都没有发起征战,应当是北延国自己国家内部也出了问题…”

  楚君韬没想到苏慕锦仅仅从他几句话里便能分析到这样重要的信息,不由得赞赏的点点头。

  他一手握着缰绳一手握着马鞭,低声道“你猜的没错,北延国的确是出了问题。这些年我游历各国,也能打听到一些消息,据说北延国的老皇帝膝下共有十八子,每个儿子都野心各自为战,如今北延国的老皇帝身体每况愈下,十八个皇子个个都想有相对的阵营,明里暗里都开始争夺皇位,只是大权还握在老皇帝的手里,因此每个人都不敢轻举妄动,期待着老皇帝能下旨立储!”

  “那老皇帝这个时候立了储不就能暂时让朝局安定下来了么?”

  “是这个道理。”楚君韬点点头“可是不知为何老皇帝就是不肯立储,或许是担心立储之后他的储君便‘意外’而亡,也或者是有其他的顾虑…总之他就是没有立储。”

  苏慕锦听到这里倒是有些诧异了。

  那北延国的老皇帝想法还真是令人捉摸不透。

  楚君韬继续说“所以现在大周朝和北延国表面上看着和平,实际上两国关系如履薄冰,只要哪个国家稍稍安定下来便会对对方进行猛烈的攻打!”

  苏慕锦渐渐听出了楚君韬话里要表达的意思“表哥的意思是说…娘亲的失踪也许跟北延国有关?!”

  想到这种可能,她的脸色忽然变得极为难看。

  如果掳走娘亲的是北延国的人,那他们就应当能打听到娘亲对于爹爹有多么重要,为了娘亲让爹爹做什么事情都必然能成功。可既然如此为何北延国的人这些年都没有丝毫动作…

  没有利用,一是因为没有利用的价值,二便是没有利用的可能。

  娘亲分明有利用的价值,那么…

  她不由得想到了最不愿意相信的可能

  娘亲那样爱爹爹,为了爹爹不被人利用,她会做什么?!

  苏慕锦的脸色骤然苍白下去。

  “先不要想的那么悲观,既然那些人抓走了姑姑,肯定没有让她寻死的道理,她应当还活着…我给你说这些只是让你有个心理准备,如果想救回姑姑恐怕有些波折,也许会让整个苏家都为此陪葬,也有可能你和聪儿也会性命不保。姑姑如果还活着应该不想让你和聪儿经历这些,如此你还非要找回姑姑不可么?”

  她毫不犹豫的点头“只要能找回娘亲,付出再大的代价都在所不惜!”

  “如此…便强大起来吧!”

  …

  苏慕锦回到苏家便问苏管家。

  “我爹爹去上朝了么?”

  “已经去了。”苏总管有些诧异的回答“老爷一直都是寅时的时候去上朝。姑娘怎么回来的这样早。”苏总管让人给苏慕锦卸行礼,心下却有些担忧,据说二姑娘是不知礼数被楚家的人给赶出去的,难道大姑娘也…正想着却瞧见了从马车后绕出来的楚君韬,苏总管猛的放下心来,既然是表少爷送回来的,那肯定是没有问题了。苏总管松了一口气就笑道“老爷原本以为姑娘要住个好几天的,还吩咐婆子们如果过两天大姑娘再不回来就让婆子们给姑娘送去些换洗的衣裳…”

  “我突然想起府上有些事情要处理就先回来了。”苏慕锦对苏总管还是十分敬重的,她轻声解释了几句。然后就吩咐婆子把东西往屋里搬。楚君韬远远的站着抱着聪儿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片刻之后他放下聪儿跟苏慕锦点了点头就驾车回去了楚家。

  紫罗和紫玉接到消息已经到了门口。

  紫罗去接柳嬷嬷手里的行礼“嬷嬷辛苦了,先回去歇着吧,奴婢来帮您提。”

  “不累不累。”柳嬷嬷这一次从楚家回来是容光焕发,整个人看上去都明朗许多,她笑着和紫罗道“一点都不辛苦,紫罗去帮笙箫提东西吧,她年纪小觉多,今儿个天蒙蒙亮就起来了,这会儿应当困了。”

  紫罗就笑着从柳嬷嬷的手中接过包袱“奴婢这点儿东西还是拿的动的。”说着又从笙箫的手里提过另外一个包袱背在肩头。

  几人边说话边往回走,紫罗就把这两府里发生的事情一点一点事无巨细的都跟苏慕锦禀报。

  “…宋嬷嬷是见天儿的往锦园那里晃悠,成天跟锦园的小丫头打听姑娘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我瞧她那急切的样子真真是没有忌惮了,也不怕老太太知道了会责怪于她。不过现在晖园里消息闭的紧,老太太那里也没有什么反应。”

  苏慕锦含笑点头。

  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

  紫罗继续说道“不止呢,前儿个…前儿个二姑娘被楚家的人给送了回来,楚家的婆子说的清清楚楚,当着老爷的面儿说二姑娘不懂规矩,以后楚家没有这样的外甥女和外孙女。把老爷气的当场面色铁青铁青的,老爷当即就吩咐继续足,现在容嬷嬷和桂嬷嬷两个人是白天黑夜的轮教规矩,中间只能睡两个时辰,站在端云院外面就能听到里面传来的痛呼声。”紫罗瞧着苏慕锦沉沉的脸色,语气越发小心翼翼了“不止是这样,容嬷嬷和桂嬷嬷得了老爷的吩咐,如果二姑娘不听话就只管打骂,还说如果二姑娘学不好规矩那打死也罢,就当是没有生过这样的姑娘…”

  苏慕锦微微挑眉。

  爹爹竟然能放出这样的狠话来?倒让她有点诧异。

  她还以为苏云锦不管是犯了什么错,爹爹都会瞧在娘亲的面上宽宥了她呢。

  “现在苏云锦那里怎么样了?”她低声问。

  “奴婢去端云院瞧过一次,才两天时间二姑娘脸色就真真的苍白了下来,奴婢去瞧的时候二姑娘正在顶碗练走路,两个嬷嬷得了老爷的吩咐这回可半点都没有留情了,只要走路的时候碗里的水晃出来,那鞭子在身上听响儿的,奴婢听了都瘆得慌…”

  那真真是自作自受!

  说话间,一行人已经走到了锦园门口。

  刚到锦园就瞧见一个身形微胖的婆子正弓着身子往里探,肥胖的身子怎么瞧怎么有些猥琐。苏慕锦一眼就认出是宋嬷嬷。

  苏慕锦停下脚步,一行人顺着她的眼神看过去一眼就瞧见了背着身子站着的宋嬷嬷。

  紫罗见了就轻叹一声,颇有些无奈的低了声音“真真是说曹到,您瞧瞧这宋嬷嬷又来了,奴婢这就去把她给赶走!”说着肃着脸放下手里的两个包袱就要往前走。

  “别!”苏慕锦竖手阻止道“你别去了,跟着我一起去瞧瞧,看看这个宋嬷嬷究竟想做什么?!”

  紫罗瞧着姑娘的脸色有些冷,就一句话没说跟在姑娘的身后。

  一行人放缓了脚步声。

  就瞧见宋嬷嬷拉着一个小丫头在一簇竹子后小声的说话。

  “…哎,青姑娘,你们屋里的姑娘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啊,你给我句准话吧,也好让我这个老婆子有点盼头。”

  苏慕锦竖着耳朵听小丫头怎么回答。就听到小丫头无奈的说道“宋嬷嬷,不是奴婢不告诉您,真真是奴婢也不知道,奴婢只是一个负责扫洒的小丫头,姑娘怎么会跟奴婢一个小丫头说什么时候回来,就是说也是跟紫罗姐姐紫玉姐姐两个姐姐说,嬷嬷您真真是要问姑娘的消息找奴婢可真是找错人了,还是去找紫罗姐姐和紫玉姐姐吧。”

  苏慕锦听得暗暗点头。

  却听得宋嬷嬷有些沉怒的道“好了,你少跟我来打马虎眼,我能从紫罗和紫玉那里打听到消息还能来问你?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平中跟那个紫罗关系最是好,你们都是大姑娘从李婆子那里买来的丫头,在李婆子那里的时候就跟紫罗好了!那个紫罗现在是大姑娘身边儿的红人,她知道的消息你能不知道?!”

  苏慕锦面色凉了下来,这个宋嬷嬷还真是有心,竟然连那丫头跟紫罗好都给打听到了,看来还真是费了不少心思!不过那丫头倒也是个妙人儿,半句口风都不,就低声问紫罗“那个丫头名唤什么?”

  “她叫青儿。”

  苏慕锦点点头,就听到青儿也冷下了声音“宋嬷嬷,紫罗姐姐是给姑娘做事儿的,姑娘不想让人知道的消息,就是紫罗姐姐知道了也绝不会往外说,奴婢和紫罗姐姐有那么几分情,自然更不能让紫罗姐姐为难!”

  “你!”

  “宋嬷嬷这是做什么呢?”苏慕锦倚在半圆形的拱门边懒洋洋的看着宋嬷嬷“有事儿直接来寻我便罢了,何必来寻我院儿里丫头的事儿。嬷嬷不是要找我么,如今我回来了,嬷嬷有什么话要说我也好听听,到底是什么当紧的事儿让嬷嬷成天见儿的跑到我院里来问我的行踪?”

  宋嬷嬷哪想到苏慕锦会这个时候回来,听着她话里的冷意,她心下一惊,连忙侧过头来,一眼瞧见苏慕锦身后浩浩的一群人,她身子一僵,尴尬的笑道“姑娘…大姑娘这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苏慕锦似笑非笑的看着宋嬷嬷“嬷嬷不是寻我呢么,我这不是回来了么,嬷嬷有话不妨直说!”

  “姑…姑娘…”

  苏慕锦懒洋洋的牵着聪儿往前走,淡淡的道“嬷嬷如果没有什么事儿的话就退下吧,今儿个起了个大早还真是有些乏,我得去补个觉才行!”

  “别!别啊!”宋嬷嬷一把拉住苏慕锦的长袖,急急的道“姑娘,奴婢是真真的抱着实心实意来求姑娘给个前程的,求姑娘发发慈悲,我们家那个闺女都十四岁了还没个差事,求姑娘给个差事也能历练历练她,对她将来也能有好处…”她说着说着话语在苏慕锦如有实质的眼神下渐渐低了下来,讪讪的放下衣袖,她干脆也不再掩饰“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姑娘,老奴知道您的心思,老奴可以保证,如果姑娘能给我家闺女一个前程,今后就是让老奴去死老奴也绝对不会眨一下眼睛!”

  “我的心思?宋嬷嬷倒是说说我有什么心思?”

  宋嬷嬷一愣,瞧着苏慕锦身后一群的人,忽然反应了过来,她“啪啪——”的给了自己两个嘴巴子,骂道“老奴说错话了,姑娘哪能有什么心思,姑娘能帮老奴是老奴的荣幸,不能帮老奴那也是老奴没有福气。”

  苏慕锦挑眉一笑。

  呦,开窍了。

  宋嬷嬷一直在观察着苏慕锦的面目表情,瞧见她面上的笑容就知道自己这一次算是走对了路,她一头重重的磕在地上“求大姑娘可怜可怜我那可怜的闺女!”

  苏慕锦懒懒的往前走“等会儿把你闺女叫来我瞧瞧。”

  宋嬷嬷面上一喜,连忙又行了个大礼“多谢姑娘成全!”

  苏慕锦带着人回了屋,屋里立马就热闹了起来,一屋子人开始把笼箱归位,苏慕锦让紫玉去厨房传了早膳,聪儿眼皮一直耷拉着,苏慕锦瞧着他累了就吩咐周嬷嬷“把聪儿抱回碧池院去吧,等会儿他醒来了吵着要寻我再把他给带来。”她瞧着苏聪垂着的眼皮心下有些担忧,聪儿已经四岁了,按理说不该这样嗜睡的…前段时间没有注意是因为前段时间发生了很多的事情,她便以为聪儿也累到了,所以才会一直睡觉,可是这段时间明明清闲了许多,可为何他…

  她瞧着周嬷嬷怀里一息之间已经睡着的聪儿,眉头皱的死紧。

  吩咐笙箫“等会儿去前院去寻东方州大夫。”

  笙箫一惊,扬声道“姑娘身子不舒服么?”

  屋里的人一听顿时都紧张了起来,柳嬷嬷当即停了手里的活计“怎么了这是?姑娘身子不舒服?”

  就连紫罗和紫玉也担心的看了过来。

  苏慕锦无奈的解释“不是,是聪儿,我瞧着他睡觉时间太多,问问东方大夫正不正常。”她没往坏了说。

  柳嬷嬷当即松了一口气,笑道“我还以为姑娘身子不利呢,小孩子觉多正常的紧,姑娘不用担心。”不过她想着不把大夫叫来问问姑娘肯定是不会安心的,就低声道“姑娘如果不放心就让大夫来瞧瞧,要老奴说小少爷身子好着呢,虽然出生的时候身子弱了些可后来调养的好,老爷对小少爷真真是好,小少爷小的时候那补药不要钱似的往小少爷屋里送呢。刘氏那时候也不敢轻怠了小少爷,生怕老爷心里膈应,所以就让府里的客卿大夫周大夫成天见儿的给小少爷把脉问诊,这两年小少爷身子骨壮实着呢。”

  苏慕锦眸子一凝“周大夫?!”

  “是啊,就是府里的客卿大夫啊。”柳嬷嬷把笼箱里的衣裳一件件拿出来叠在柜子里,听见苏慕锦问就笑着回答“我们府上先前的大夫可不就是周大夫么,周大夫医术高明,所以府上许多年都没有换过客卿大夫。”

  苏慕锦也隐约记得有个姓周的大夫在府上。只是府上一直不是都只有一个客卿大夫的么?

  她便问道“那东方大夫又是怎么来的?”

  “这个老奴就不太清楚了。”柳嬷嬷把箱笼堆在房间的角落里“老奴听前院儿的人说周大夫前些日子从府里辞了出去,东方大夫应当是老爷后来请来的吧。东方大夫的医术也极好呢,听说家里世代都是做大夫的,祖上还出过太医呢。所以啊,姑娘您就别担心了,东方大夫的医术肯定不会比周大夫差的。”

  苏慕锦垂着头眸子有些凉,手指止不住的发颤。

  “那个周大夫是什么时候辞走的?”

  “这个老奴还真不太清楚。”

  苏慕锦这回全身都忍不住的颤抖“是在刘氏死之前还是她死之后?!”

  柳嬷嬷不知道苏慕锦为什么要这样问,她也听出了一点不对劲“姑娘怎么这样问?”

  “回答我!”

  柳嬷嬷也紧张起来“好…好像是在刘氏死之前…”

  苏慕锦微微松了一口气,不是在刘氏死之后便好。

  “姑娘,这是怎么了?”

  “没事!”她只希望她的猜测不是正确的,她吩咐笙箫“去瞧着碧池院的动静,聪儿醒来之后立马就来寻我,我跟东方大夫一起去看聪儿。”

  “是!”几人收拾完箱笼之后紫玉就来禀报“姑娘…那个宋嬷嬷又来了!”

  来的还真是快。

  苏慕锦心下有些不耐,紫玉瞧出来了就低声道“姑娘若是不相见她们奴婢就把她们给打发走。”

  “让她们进来吧。”

  不让她们进来她们只会整出更多的幺蛾子出来。

  “奴婢这就去。”

  不多时宋嬷嬷就带着墨进了屋。

  一进屋,宋嬷嬷就给墨使眼色“丫头,还不给大姑娘行礼问安。”

  墨垂着眼轻轻施了一礼“大姑娘安好。”

  垂着头倒是瞧不出面容,不过声音如同黄莺一般清脆,又带着淡淡的媚。苏慕锦端坐在高坐上居高临下的打量墨,从高往低看能瞧见她身材修长,窈窕有致的身姿,该大的地方大,该小的地方小,该圆润的圆润,该平坦的平坦,平心而论只瞧身材的确是个尤物。

  一身刻丝印牡丹花的束长裙,高耸的脯纤细的肢,长裙下两条穿着白色里的腿修长拔。裙子领子较低,她垂着头便出一截如玉般白皙滑的皮肤来。她养了一身极好的皮肤,肤白里透红像透了的桃子,让人忍不住想要轻咬一口,尝尝是不是如同桃子一般的甜。

  她今天挽了一个螺髻,发髻上着一支金镶玉的钗子,钗子上垂下几条碧玉珠串,那清透的碧越发衬得她肤宛若透明。

  苏慕锦眸子闪了闪。

  看来这个宋嬷嬷还真是没有少在这个女儿身上下资本,光是这一身的打扮看上去可不像是个婆子家的闺女,就说是个大家闺秀也是有人信的。

  刻丝长裙可是她这样的大家闺秀才能穿的起的布料。

  还有那一钗子…如果她没有看过的话,就光她头上的那一钗子恐怕就足够一个普通人家吃穿两年不愁了。

  “抬起头来!”

  墨似乎对自己的容貌极为有自信,听到苏慕锦的话便毫不犹豫的抬起头来,她下巴尖尖,是典型的瓜子脸,一双秀眉温柔多情,尤其是…她竟然也长了一双极为出色的凤眼,只是这凤眼和苏慕锦的凤眼又不尽相同,苏慕锦的凤目不含情,朦朦胧胧的让人有种想探索的**。而整个墨…她当真是把凤眼的妖媚发挥的淋漓尽致,微微上挑的凤眸含羞带怯,眼睛里像是长了钩子,只能把人的魂都勾了去。她鼻梁高微厚,染上了大红色的红,带着极为惑的颜色。

  鲜红的

  白皙的皮肤。

  光是视觉上的冲突便让人有种腹部燃起火的感觉,恐怕只要是个男人就没有不对这样的尤物感兴趣的。

  屋里见识过美人的柳嬷嬷都忍不住惊叹,笙箫几个丫头更是看直了眼去。

  苏慕锦满意一笑。

  “你叫什么名字?!”

  “墨!”墨扬起下巴高声回答。

  在她打量墨的时候,墨也在打量苏慕锦。瞧见苏慕锦的那一瞬间她眉心微微一凝,苏慕锦的容貌是她见过的除了她之外最美丽的女子,只是她们两个实在不是一个类型的女子。

  苏慕锦气质娴静端庄,带着大家闺秀的居高临上。

  墨有些嫉妒!

  在她看来,苏慕锦除了身份比她高之外旁的可没有比得上她的地方。

  如果她也有这样的一个身份,今后哪里还需要娘亲忙里忙外的操劳,而且还如此的不得志!

  这样一想,墨越发的不甘心,想起娘亲一回家便叹息的跟她说“这样的容貌生在我们家实在是不知道是福是祸,若是投到了富贵人家今后做个娘娘都是妥妥的,可偏偏生到我们这样的人家…”

  她知道娘亲的担忧,以她们娘家的贫苦,她根本就不能面,让人知道她如此的美丽,恐怕改天就要被京城的恶霸给抢了去。如今母亲在苏家做嬷嬷倒还好,旁人瞧着母亲在苏家体面给她们几分面子,可今后母亲年纪大了呢?

  丢了苏家的这份活计呢。

  她的年龄一点点的大了起来,再不找个婆家越耽搁越不是个事儿,只能一点点寻找机会!

  “姑娘!奴婢名唤墨!”她瞧着苏慕锦不说话便抬起头、扬着下巴再一次高声的说道。

  苏慕锦挑眉,看来这个墨漂亮归漂亮可实在是没脑子的蠢货,在她面前都敢这样放肆!

  当真是认不清自己的身份了!

  不过她没有纠正她的意思,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倒是宋嬷嬷瞧着墨这样不知规矩身子狠狠的颤了颤,低斥道“姑娘面前没让你说话,你胡言语什么!”

  “女儿是瞧着姑娘看得呆了,才忍不住提醒姑娘一句罢了。”

  一句话说的极是自傲。

  苏慕锦淡淡一笑,不置可否。

  这个墨的确是个难得一见的美人,但是美则美矣却少了几分灵气,她妖娆妖媚,若是在青楼里的确是个能红起来的头牌,可若是在上社会里…在宁煜的面前,恐怕还不够看的。而且身为一个下等人便该有身为下等人的觉悟,偏偏自持自己漂亮貌美便认不清自己的身份了。

  她阻止宋嬷嬷想要继续的怒斥,含笑道“她年纪不懂事不妨事儿,今后嬷嬷好生教规矩也就罢了。”

  宋嬷嬷老脸微红,她闺女比大姑娘还要年长些呢,不过姑娘说年纪小便是年纪小,她半点都不敢反驳。

  “姑娘教训的极是。”

  苏慕锦转头问墨“府上的事情你也该听你母亲给你说过了,我二妹妹年纪小不懂规矩,她是我们府上正经的嫡出二姑娘,你可愿意在她跟前伺候?”

  墨眸子一亮,和宋嬷嬷极快的对视一眼,两人眸子里全都是喜

  她没想到竟然这样轻易的就成了。面上就出几分得意来,果然…她就说她这样的容貌姑娘肯定会把她给收了的,只是没想到却是送给二姑娘。

  这些大户人家的闺女她们是最了解不过的,养几个心腹,将来她们嫁了人之后怀了身子不能伺候相公,便从身边儿的人里挑出来一个出挑的伺候相公,这样既能拿捏的住她,又能讨好了夫君,何乐而不为?!

  所以她猜到苏慕锦会同意的,只是没想到这么轻易罢了。墨笑的越发勾魂摄魄,轻轻给苏慕锦福了一礼“多谢姑娘恩典。”

  ---题外话---

  万更了万更了,差点没更了啊
上一章   嫡女重生之一品世子妃   下一章 ( → )
兽妃:狂傲第烈焰天狂:逆重生之商女青至尊农女千千重生豪门千金腹黑嫡女影帝王爷娇悍天降特工:庶鬼医狂妃毒后惑国凰诀天下
八毛小说网为您提供由君残心最新创作的免费重生小说《嫡女重生之一品世子妃》第二十九章 弄墨的心思 及嫡女重生之一品世子妃最新章节第二十九章 弄墨的心思 -万更在线阅读,《嫡女重生之一品世子妃(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嫡女重生之一品世子妃的免费重生小说,请关注八毛小说网(www.bmaoxs.com)